旧ETC安装时易注销难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安装ETC的初衷是为了方便交通,降低物流成本,但现如今却成了不少大货车司机的“心病”。

  “谁能告诉我,究竟怎么才能注销掉三秦通卡?”来自河北省保定市的大货车司机张翔(化名)对记者抱怨道。

  为了注销旧卡,他不知花了多少工夫,但依然无果。而遇到注销难题的不只是张翔,他身边几乎所有的同行都遇到了这个难题。

  先是被“货车帮”(公路物流互联网信息平台)抢注ETC;最近又被告知该ETC卡即将失效,需要注销并办理新卡才可上高速;而最让人头疼的是注销之路还困难重重……
 

  难以注销的ETC
 

  “跑一趟广西能省千元,ETC本来是个好事情。”在张翔口中,ETC不仅节省了通关时间,而且还能享受一定的优惠待遇。相比小客车,ETC对于货车司机更有诱惑力。

  据了解,因为货车涉及计重收费,最初高速收费站并未设立货车ETC通道,货车只能走人工收费通道进行人工缴费。

  这两年,随着智能交通的不断发展,不少省市开通了货车ETC通道,还推出了打折优惠政策。

  在同行的推荐下,张翔也想办一个ETC。

  可在河北某高速路口咨询办理ETC时,张翔被工作人员告知无法申请,原因是其货车早已在广西南宁被注册办理了三秦通卡。而这是一个叫做“货车帮”的平台“帮忙”办理的相关手续。

  据张翔回忆,自己确实曾经到过广西南宁,可能相关信息就是在那个时候被他人获取。

  虽然感到疑惑重重,但是因为有打折优惠活动,张翔也就没再追究此事。但最近,不仅折扣变少了,而且张翔还被告知,这张三秦通卡到2020年1月1日起将无法使用,需要注销换新卡,否则无法上高速。

  “他们说,谁给办理的去找谁注销。”张翔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曾咨询过相关高速公路管理局,被对方告知,注销的事宜需要找“货车帮”办理。

  “‘货车帮’的人工客服一直无法接通。而现在则直接取消了人工客服,什么业务都让在线上申请。”张翔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最近一段时间,几乎天天为注销的事情发愁。他甚至怀疑,“货车帮”根本不想给用户注销。其官网上显示,处理注销时间为30天,但不少货车司机申请时间早已超过了一个月,现在还在等待。
 

  谁来管管注销难
 

  “最近集中出现的ETC注销,是因为ETC系统更改,即从地方平台统一切换到全国平台。”北京物资学院物流学院院长邬跃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据邬跃介绍,目前,各地方办的ETC也具备了全国通用功能。但ETC要实现全国联网、建立统一平台,就需要将各地方的旧卡注销,再将相关信息重新登录到全国统一平台上。

  “在新的平台上进行统一管理、统一结算,有利于金融管理和车辆信息管理,同时也能提升对公路服务以及全国路况等方面的总体掌控水平。”邬跃说。

  “而对于注销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我认为应该由发卡单位以及发卡单位的上级管理部门负责。”邬跃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利用“货车帮”平台推广、代办ETC,只是借助其覆盖范围广的特点为用户服务,但最终发卡单位是高速管理相关部门,其责任不应该推脱。

  当然,高速公路管理部门可能也确实面临着现实的困难。

  根据相关政策规定,2019年年底前,全国ETC用户数量需突破1.8亿,各省(区、市)高速公路入口车辆使用ETC比例达到90%以上。

  “时间紧任务重,一下子压下来的任务,给各地政府带来巨大压力。一开始,上面规定明年1月1日起,不换新卡不让上路,但现在还是松了口,将时间往后推了几个月。”某省交通运输厅内部人员告诉记者。

  “我认为,ETC注销是个时间问题。”邬跃表示,短时间集中注销给相关部门带来了一定压力。地方的数据无法自动转到全国的平台上去,要转网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技术升级。此外,一些用户在旧卡里的余额如何转移到新卡,牵涉银行结算问题,而这都需要时间解决。
 

  平台没有责任了吗?
 

  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抢注ETC、换卡期间“失联”……对于“货车帮”“运满满”等平台,司机们也是怨声载道,“出了问题难道就可以一躲了之?”

  “一开始热情似火,怎么着都行,如今遇到问题就能躲就躲,不见人影。”张占勇(化名)告诉记者,自己的车辆是今年下半年被“货车帮”推销申请了“黔通卡”,办理的时候可谓“一条龙服务”,但想要注销却不容易,一直也联系不到办理时的业务员。

  “我们可以用‘店大欺客’形容平台和用户的关系。”邬跃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美国等发达国家做货运的一般是大型货运公司,中国则恰恰相反,90%的货运主体都是个人。他们与平台打交道时,并不具备话语权,导致这些“弱势群体”的权益一旦被侵害,很难得到维护。

  “因此,平台作为市场主体,出了问题,遭遇投诉,市场监管部门应该加大力度维护用户的权利。”邬跃说。

  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告诉记者,“货车帮”平台是一个信息交流平台,不是购物平台,因此,这里每个用户是信息交流的参与者,而不是消费者。因此,如果在平台上受到欺骗,导致当事人利益受到损失,应追究实施侵害方的责任,而平台责任则可能按照其所收取的服务费比例计算。如果平台没有保证信息真实的允诺,则很难追究其责任。另外,如果是“货车帮”或者以“货车帮”名义,在车主不知情的情况下抢注ETC,则车主可以收集证据,并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