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股中潜股份现形记:信披违规收监管函 董秘辞职

(原标题:妖股中潜股份现形记: 信披违规收监管函 董秘引咎辞职)

曾暴涨19倍的中潜股份,迎来“股生”滑铁卢。

4月7日、8日,中潜股份连续两个交易日一字跌停,而刚刚过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这家看似平平无奇的上市企业因为筹划“5G”、“存储”、“芯片”领域的收购案,还在上演一波又一波的涨停潮,2020年以来累计涨幅高达177.71%,盘中股价一度攀升至219元,市盈率突破千倍。

但转眼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情节却急转直下,就在中潜股份股价如日中天之际,却被接连爆出收购“空壳公司”、高管离职、或涉内幕交易、信息披露违规等事件。引得广东证监局公开表态,将对媒体质疑的问题进行全面核查,如发现违法违规线索,将启动立案调查程序,并依法严厉查处。

4月6日,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向中潜股份下发了监管函,直指其拟收购大唐存储股权事项的信息披露不准确、不完整。

4月8日晚,中潜股份发布公告称,因收监管函,董秘兼副总经理张继红为此引咎辞职,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从接近监管层人士处获悉,针对中潜股份异常交易等问题,目前交易所已对其材料展开了挖掘。

中潜成“妖”

戳穿中潜股份“妖股”面具的导火索,源于其最近的一次收购。

3月13日,中潜股份披露了一份《关于签署股权收购意向书的提示性公告》(下称《提示性公告》),称公司与合肥高新大唐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肥亿超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合肥瑞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共青城海之芯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署了股权收购意向书,拟通过现金购买合肥芯鹏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以及合肥大唐存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存储”)9.05%股权,以谋求持有大唐存储超过80%的控股权。

后中潜股份又将拟收购大唐存储股权比例由84.116%更正为75.065%。

在收购过程中,中潜股份一直强调“看好存储芯片、安全存储产品等领域的广阔前景”,“由此切入新的高科技产业领域”。

彼时,恰逢芯片板块如日中天,大量资金涌入科技股估值大幅走高。在毫无基本面支撑的情况下,中潜股份的股价也在这场还未落定的收购中“扶摇而上”,整个3月累计上涨151.97%,但随后其诡异操作却引发了市场的关注。

截至2020年3月12日,公司还未与共青城海之芯签署相关股权收购意向书,也未披露收购标的大唐存储的主要财务数据。直到深交所督促之下,大唐存储的真实情况才浮出水面。

这家成立于2018年8月,2019年度和2020年1-2月净利润分别为-810.02万元、-250.96万元,总资产1.53亿元的企业,被中潜股份给予了2.7亿元的高价。

此外,在发布收购意向两天后,中潜股份副总经理严泓、江潇便同时辞职,其中严泓还持有公司2019年股票期权激励计划授予的153.63万份未行权的A股股票期权,因其离任将不再具备激励对象资格。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