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画反转美洲历史 白人殖民者成为可怜人

欢迎新移民,肯特·蒙克曼©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官网

在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宽敞的大厅里,矗立着两幅335.28 x 670.6 cm的巨大的画作——《欢迎新移民》《人民的觉醒》,它们吸足了观众的目光。初看上去,它们仿佛是米开朗基罗的《创世纪》或席里柯的《梅杜萨之筏》那样的历史巨作。

人民的觉醒,肯特·蒙克曼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官网

但你很快会发现它们的有趣之处,画面上健美的男人女人是一群红皮肤的印第安土著人,其中他们的领袖是一位健硕的土著“女人“,而在海边挣扎求生的却是一群狼狈不堪的白人,他们正在被土著人施救。

帝国的西部拓展,伊曼纽尔·洛伊兹©wikipedia

这是两幅完全颠覆白人历史中心主义的作品。

《欢迎新移民》描述的是欧洲新移民来到美洲大陆的情景,美洲大陆的原住民对远渡重洋的欧洲白人施以援手。如果我们看到伊曼纽尔·洛伊兹(Emanuel Leutze)的《帝国的西部拓展(Westward the Courseof Empire Takes Its Way)》就会明显感到,在西方传统历史作品中,白人殖民者扮演着美洲大陆的发现者和美洲文明缔造者的形象,而美洲印第安土著人一直是他者的形象,他们不仅经历过被屠戮被殖民的悲惨命运,他们也长期是欧洲博物学家和艺术家眼中奇异而濒临消失的人类物种。

乔治·卡特林的印第安土著人肖像画©wikipedia

乔治·卡特林的印第安土著人肖像画©wikipedia

阿塔拉,德拉克洛瓦©wikipedia

蒙克曼在博物馆里漫步©Youtube

作者肯特·蒙克曼(Kent Monkman)是印第安克里族血统的加拿大艺术家。蒙克曼从小学习艺术,但他所看到的美洲土著人的形象多数为欧洲画家猎奇的对象,即使是法国大师德拉克洛瓦以同情的笔调描绘的“浪漫的野蛮人”——两位落难的美洲土著人的《阿塔拉(Atala)》,也令他感到不快。他认为这些欧洲艺术家根本没有见过美洲土著人,仅凭一些小说和传说就编造了一些土著人的绘本,以至于加剧了欧洲民众对美洲土著人荒诞无知的臆想。

 

后现代的“历史画“——揭秘美洲殖民史

在他的作品中,他的作品经常引用和重新配置19世纪美国白人画家的形式,尤其是乔治·卡特林(GeorgeCatlin)和西方风景画家。虽然他借用了欧洲艺术家的图示与视角,但他却颠覆了其中主角和配角的位置,并以一种幽默诙谐的手法表现对原住民文化的历史态度以及今天一直存在的现实,正如他所说的:“我们不是什么消失的民族,我们就一直生存在这块土地上。”

《欢迎新移民》局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官网

蒙克曼的作品显然不是真正的历史画,他只是借用了当代西方艺术家抛弃的欧洲历史画的图示来表达他的艺术观念。在他的作品中真实与虚拟糅杂其中,他大量使用后现代的挪用和戏仿的手法。本是表现宏大历史画卷,却充满了颠覆性和奇异的情节设计。

《欢迎新移民》局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官网

《欢迎新移民》局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官网

在欧洲画家笔下呆板怪异的土著人,在蒙克曼的笔下袒露着高大健美的酮体,充满了力量和乐观自信的精神气质,部族内成员相互协助关爱,仿佛生活在伊甸园中一般,他们是美洲大陆真正的主人,而美洲新移民——高贵的欧洲白人则是狼狈不堪,包括一名戴镣铐的黑人陷入无望挣扎的窘境。部族领袖——酋长小姐正在救助他们上岸。而一名岸上的白人男性却将贪婪的手伸向土著妇女,这预示着白人殖民者日后对土著人的欺凌和劫掠。

《欢迎新移民》局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官网

《欢迎新移民》本是表现欧洲殖民者登陆美洲的历史场景,而女酋长却穿着现代女人的高跟鞋,高跟鞋可以隐喻为现代白人女性的权力符号,而它出现在土著女酋长的脚上,这也表现了艺术家对现代社会主流话语体系的揶揄和讽刺的态度。

 

华盛顿穿越特拉华州,伊曼纽尔·鲁茨(Emanuel Leutze)©wikipedia

《人民的觉醒》局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官网

《人民的觉醒》更像是当代和未来世界的寓言,主题是流离失所和移民:土著人民再次流离失所,他们正在起航。这也象征着世界上其他正在流离失所的人口,这不仅是出于政治原因,还因为气候变化。

酋长小姐如同伊曼纽尔·鲁茨描绘的《华盛顿穿越特拉华州》中的华盛顿一样,她以领袖的姿态,指挥着土著人族群驾驶这艘船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航行。

 

小舟上的人堪称土著大家庭的缩影,女性扮演着主角,她们不仅抚育后代、照拂伤者,也有奋力劳作的桨手,她们是家族团结凝聚的支柱。这也许隐喻了女性是印第安家族克服各种艰难险阻的关键所在,而崇尚个人主义和暴力的白人男性再次成为了讽刺和揶揄的对象,他们或虚弱不堪等待土著妇孺的救助,或绝望地以武器相威胁,却换不来觉醒的印第安人丝毫的理睬。

伊曼纽尔·洛伊兹(EmanuelLeutze)于1848年创作的《神庙风暴(TheStorming of the Teocalli.》,描绘了美洲原住民阿兹台克人奋勇抵抗欧洲殖民者的暴行。©wikipedia

 

这两幅看似天马行空的虚构历史画,揭示了土著人与白人殖民者的部分历史真相。白人殖民者最初来到新大陆时,就陷入了无粮无物资的困境,是印第安土著人给他们送来了玉米南瓜等食物让他们度过了寒冬,这也是感恩节的来历。但是白人殖民者之后却做出了诸多的暴行,哥伦布来美洲之前,美洲大陆有1000-2000万印第安土著人,截至1890年代,北美洲土著人口数量已减至约30万人。

 

殖民者故意在加拿大印第安人中造成饥荒和疾病,杀死了成千上万的印第安人,为通向加拿大太平洋的铁路扫清了道路,使草原向欧洲殖民地开放。

飘,蒙克曼©kentmonkman

示威活动要求结束对加拿大土著妇女的暴力行为。(照片:加拿大出版社/格雷厄姆·休斯)©rcinet

而当代的印第安土著人面临着包括贫困、边际化、丧失文化和语言以及随之产生的身份认同问题,从而经常引起酗酒和自杀等社会问题。他们在土地权利、司法权利和公民个人权利方面经常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双灵人——性别身份的颠覆

蒙克曼的画显然不仅仅是殖民者与被殖民者形象的颠覆,在他的画里还有一个显著的反转——性别颠覆。在他的两幅画里都有一个主角——部族酋长小姐Eagle Testickle,这是一位同时兼具男性肌肉和女性长发特征的部族首领。用蒙克曼的话来说,那是他的一个内心化身。这既源自他本人是一名非异性恋男人,但更多的是他借用了印第安部族的传统性别文化来挑战白人的二元性别意识。

威娃(We'wha),印第安部族中的双灵人©wikipedia

在欧洲殖民者来到美洲前,印第安多元性别文化质朴灿烂,自成体系。印第安土著人甚至有五种性别之分,其中有一种跨性别者——双灵人,她们生理上是男性,在履行男性的宗教和司法职能同时,也擅长女性编制陶艺的工作,她们兼具男性和女性的外貌特征,被部族人认为具有灵性力量,受到族人的尊敬,享有较高部族地位。

 

信奉基督教的白人殖民者当然不能容忍这种现象的存在,他们强迫土著人接受单一的男人女人的二元性别意识,双灵人被白人殖民文化视为异类而遭到质疑和抹杀。

《人民的觉醒》局部©Youtube

蒙克曼以自己为模特塑造酋长小姐©Youtube

蒙克曼塑造的中心人物——酋长小姐Eagle Testickle,受到了印第安部族双灵人的影响,他以自己为模特塑造了酋长小姐Eagle Testickle的脸和发达的男性肌肉,并配以长发、高跟鞋和鲍勃·麦凯 (Bob Mackie)的变装服饰来凸显她的女性特征。

 

这位男女合体的酋长小姐在两幅画里均以领袖的形象现身,她身披红缎带,仿佛是德拉克洛瓦的《自由引导人民》中的自由女神。蒙克曼以这一形象挑战了白人二元性别论和白人男性至上霸权。

蒙克曼的异装行为表演©canlitguides

蒙克曼在博物馆里的异装行为表演©Youtube

蒙克曼在博物馆里的异装行为表演©Youtube

在作品展出后,蒙克曼还化妆成酋长小姐,身穿印第安大裙,款款移步博物馆大厅,凝视作品,完成他的行为表演,蒙克曼并非仅仅是一位画家,他通过各种媒介,包括绘画,电影,表演和装置,探索了殖民,性,丧失和复原力等诸多社会主题。

展览现场©nytimes.com

《欢迎新移民》《人民的觉醒》是肯特·蒙克曼(Kent Monkman)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委托创作的纪念性绘画。作品展出后,受到了各方关注。纽约时报指出“伟大的酋长小姐是全球未来的化身,她将使人类超越种族、性别、政治等各种纷争。“

 

目前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因疫情暂时关闭。



原创:艺术中国 

来源:艺术中国ArtChina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