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较劲的万茜,谁能不喜欢?

  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里

  安静的万茜就像一股清流

  这还真不是什么“人设”

  看完《姐姐》第二集后,我们编辑部唯一的直男同事,在工位上叨咕了一下午:

  “想万茜给我剥虾……想万茜给我剥虾……”

  这看着是要疯啊。

  讲道理,这集里万茜的镜头掰掰手指就数得过来,杀伤力有那么大吗?

  不过话说回来,外滩君身边的男同胞们,只要是知道万茜的,很少有不喜欢她。

  前几天每个“姐姐”都在微博发自己跳“姐姐舞”的视频给这档综艺造势,只有万茜的那一段在我朋友圈里炸开了锅。

  另一位从来不看综艺的大龄男青年,连发数条,“(这段舞)也就看了20遍吧”,“这个宇宙的人应该都喜欢万茜的吧”。

  害,谁能不喜欢万茜呢?

  在《姐姐》里,万茜的说话分贝明显要比张雨绮、黄圣依们低许多,不争不抢不出头,就像一股清流。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当然不是什么人设,实实在在的“万老板”从来就是这个风格。

  来这个看上去就很“凶险”的综艺,她也说一方面是经纪人“逼”的,另一方面就是想能在节目里做自己。

  “我是一个演员,平时演的都是别人的生活,借这个机会演演自己,可能也不错。“

  01

  不争不抢,“姐姐”中的清流

  到新一集《乘风破浪的姐姐》上线,芒果TV的市值已经在一周内上涨了200亿。但另一个关于这档节目的数字,在外滩君看来更值得玩味——男女观众比例为48:52。

  也就是说,《姐姐》的观众里,有近一半是男性,这在所谓的女团选秀节目里(我们姑且把《姐姐》算正经女团节目)可是个很惊人的纪录。

  你我都心知肚明,把30个早已成名的女星关在一块,是想让观众看什么。

  相比咋咋唬唬的那几位,万茜这样不争不抢同时又蕴含女性力量的性格,在这半数男性观众眼中自然是相当吃香的。

  两集节目中,万茜的镜头其实都不算多。

  第一集两个亮点,一是其他姐姐们都表达对她的喜爱,二是她自弹自唱“翻车”重来,基本立住了她清淡随性的人设——当然熟悉她的人知道,现实生活中的万茜就是这个样子。

  第二集的主线剧情是团队练歌,万茜team的主要矛盾围绕“唱歌困难户”海陆展开。

  万茜的分寸感拿捏得很好,能够当得起团队的门面勇站C位,也会像知心姐姐一样安慰海陆为她加油打气,还懂得适时退后,不抢好大姐陈松伶的风头。

  在赶场路上,同团的金莎向万茜吐露倾慕之情:“导演组当时采访我,问最想哪个姐姐来,我第一个说的就是你,我是你的迷妹,太喜欢你的表演了。”

  看到这里,外滩君其实困惑了一下子,因为回忆里,至少就上海地区而言,“蓝菲琳”可是比万茜早红了不少年。

  百度一查,两人岁数也差不多,万茜82年金莎83年,叫姐也说得过去。

  而万茜在上海初露头角时,并不是演员身份,是正正经经的歌手。

  02

  “歌手”万茜在上海早就红过

  2004年在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万茜唱过几首没什么名气的电视剧主题曲,之后签了一家上海的音乐公司叫星岸音乐。

  很多95后小妹妹在看第一集《姐姐》时,惊讶于万茜唱歌原来这么好听,但对我们这些80后老歌迷来说,这其实不意外。

  在星光的运作下,万茜在2006年出了几首当年的打榜金曲,《勇敢爱》还在上海的东方风云榜滚动播放过好几周,属于打开电台就能听到的那种。

  光说歌名可能大家没印象,这里插播一下这首《勇敢爱》,听这旋律,看看你是否也会惊呼“暴露年龄”。

  2006年底,星岸把这几首歌都攒了攒,给万茜出了一张个人专辑《万有引力》,在2007年1月正式发行。

  回头搜搜当时的报道,还会看到“酷似章子怡的外形”“谋女郎票选”之类的形容。万茜“小章子怡”的标签也是当时这么叫开的,现在红成了“万老板”,很多人自然就忘了这出。

  和现在的形象一对比,万茜当时的造型甚至有点辣眼,她在影视圈成名后,也不太提那段往事。

  03

  演技过硬的“万老板”

  随着演员事业的发展,万茜的歌手生涯也就停在了2007年。

  万茜在读大学期间就积累了深厚的舞台功底,《安提戈涅》《神仙与好女人》都是在戏剧爱好者圈中留下记忆的好戏。

  毕业后那几年,她演的还都是国家话剧院的大戏,在《怀疑》《荒原与人》中都表现得非常精彩,大有话剧之星冉冉升起的势头。

  《荒原与人》

  但在此时,万茜主动脱离了舞台的舒适圈,一门心思扑进了电视剧。

  在影视圈里,万茜算是大器晚成,演了许多配角戏,直到2012年《柳如是》才一炮走红。后来她的生涯仿佛开了挂,《好先生》《海上牧云记》《猎场》……好戏一部接一部。

  事业上更大的跨越,来自影坛。2014年,她出演了钮承泽备受争议的《军中乐园》,靠一个经典的露背回眸拿下了金马奖最佳女配,红到宝岛。

  《军中乐园》

  2016年的《你好,疯子!》,电影本身没掀起太多水花,但万茜在片中有一个著名的“疯”镜头。

  在五分钟里,一个固定机位长镜头,分别表现了七重不同人格。这个片段在网上破了圈,后来还被配音综艺《声临其境》用来考验嘉宾业务。

  《你好,疯子!》

  去年《南方车站的聚会》,是万茜演技的又一巅峰,突发羊癫疯的片段让观众看了心疼,她自己却调侃“吃了一晚上牙膏沫,牙齿倍儿棒”。

  《南方车站的聚会》

  当时热搜上还出现过“万茜演哭导演”这样的话题,说得就是她在戏里秒哭,连导演刁亦男都看得热泪盈眶。

  04

  不较劲,“红不红没那么重要”

  有B站UP主特地从长相分析过,万茜为啥能人见人爱,演啥像啥。

  “你看万茜不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清冷、平静、有气质;但她一笑的时候,那种情绪饱满程度,露出八颗牙。”

  “平静的时候原本是很疏离的眼神,因为内眼角尖尖的眼尾又是下垂的,笑起来就变成了弯弯的月牙眼了。这种面部神态的变化,驾驭任何角色,都能提升表现力。”

  因为这样可淡可甜的气质,和绝对过硬的演技,万茜成了人人都爱的万老板。节目里姐姐们争着pick她,屏幕外观众也视她如清流。

  但这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万茜有着一种很难得的心态,就是“不较劲”。

  她的经纪人曾经在一次访谈里说,万茜曾经有一年同时在拍四部作品,还分别在四个不同的地方拍:杭州、上海、横店、象山。每天她就奔波在高速公路上不停赶场,“拍到最后她崩溃了”。

  万茜将之称为“轧戏”,“因为那个时候是事业上升期,希望有更多的机会把好作品留下来,后来发现这样不行,只会拍出质量不佳、口碑不好的‘劣质’作品。”

  然后万茜就懂得了专心做一件事,慢工出细活的道理。不较劲的她开始接受低产,该认真的时候拼尽全力,该享受生活的时候就打游戏、拼拼图。

  对于“大龄”“不红”这样的圈中惯有焦虑,万茜更是不放在心上。

  作为知乎硬核用户,万茜就回答过这么一个问题:作为一名不红的演员是种什么体验?会忙什么?

  “讲真,当一个不红的演员就这些好处了,跟一般的上班族差不多,从事一份擅长的工作,虽然没有那么多财富,那么多关注的目光,没有那么多可以参与大IP大电影的工作机会,但只要有些本事,当个会演戏的演员,还是会有圈里人会认,会有质量不错的戏投来橄榄枝,慢慢过上不错的小日子。”

  在她看来,不红也有不红的好处,“随意素颜逛街吃脏串,抠脚剔牙也不会被偷拍……可以坐地铁,还敢跟人抢座位……可以不用跑宣传,跑宣传真的比拍戏累多了。”

  这段知乎问答发生在2016年,这之后几年万茜的人气有了更大的提升,但并没有改变她的心态。

  去年跟着《南方车站的聚会》去戛纳,万茜就又回答过一次关于红不红的见解。

  “红不红对我来说不太重要。有好的戏演,有好的演员合作,同时还可以保护家人的隐私,该演戏演戏,该生活生活,这对我来说是个非常好的状态,很享受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有这种境界,是38岁还是28岁,当然也没那么重要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