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交通事故时被害人 暂未就业能否主张误工费损失

○赵考淼

2017年12月15日,被告孙某驾驶三轮电动车沿盱眙县铁佛镇街道由西向东行驶,原告马某于铁佛镇街道由西向东行走。9时10分,被告孙某驾驶的三轮电动车行驶至铁佛街道中心路段,与正在行走的原告马某相撞,造成原告马某左侧第5、6肋骨骨折,多处软组织挫伤。该交通事故经盱眙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孙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马某无责任。原告马某于交通事故发生时,暂无职业,于家中看护小孩。

原告马某于该交通事故发生时暂未就业,能否向被告孙某主张误工费?第一种观点认为,机动车交通事故中,遭受人身损害的受害人无法正常参加工作或者从事日常的经营活动,因此而造成的经济收入减少才应当由负有责任的一方予以承担。本案原告暂未工作,因此并未由于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收入减少,故原告马某不能向被告孙某主张误工费。

第二种观点认为,对于有劳动能力的受害人,即使其受伤时并未工作,其亦因受伤丧失进行工作机会的,除非是确定无劳动能力的受害人,均应对其误工费的诉求予以支持,但误工费标准不宜过高,具体标准可参照职工最低工资标准予以确定。

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理由如下:所谓误工费,是指赔偿义务人应当向赔偿权利人支付的受害人从遭受伤害到完全治愈这一期间内,因无法从事正常的工作或者劳动而失去或者减少的工作劳动收入的赔偿费用。关于劳动能力丧失进行的误工费等费用的赔偿,现阶段世界各国所采用的理论依据主要有所得丧失说、劳动能力丧失说和生活来源丧失说三种学说,我国立法和司法实务中所采用的理论是生活来源丧失说。其与所得丧失说、劳动能力丧失说根本区别在于:一、该说对残疾者劳动能力丧失赔偿所依据的,并不是伤害前后劳动收入之间的差额;二、该说确定受害人劳动能力的赔偿,基本上不考虑受害人受害之前的体能、技能、教育状态等劳动能力的构成因素,并以此确定所丧失劳动能力的价值指标。也就是说生活来源丧失说理论认为,受害人劳动能力丧失或减少,必然导致其生活来源丧失,因而应当赔偿受害人的生活补助费,使其生活来源能够恢复。故第二种意见符合生活来源丧失说理论原理以及我国的司法实践,故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