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了二次元美少女机器人的他,瞄准的却不是“宅男经济”

原标题:打造了二次元美少女机器人的他,瞄准的却不是“宅男经济”

网上盛传的“12次创业”,吓坏了一众网友,也吓坏了邱楠本人。

“我也没想通,自己怎么会创业12次?”他随和却略显尴尬地笑了笑说,“前面多写了一个‘一’,其实只有两次啦。”

两次经历,不算多,却足以做得深刻。第一次,邱楠深耕硬件领域,做出了中国第一台车载蓝牙MP3。第二次,他瞄准了人工智能。

“2013年,我们看到人工智能技术已经从实验室场景发展到了商业化的落地。我们相信,语音交互入口级的产品会在短时间内产生,而机器人便是很可能的一个技术载体。换句话说,机器人,会是未来。”

于是,2013年的圣诞节,深圳Gowild狗尾草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图片1

Gowild狗尾草创始人&CEO邱楠

人工智能的价值

“对于人工智能,不存在真需求与伪需求之说。”邱楠在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的采访中强调。

在他看来,人工智能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它通过感知智能及认知智能改变了我们的交互方式,让我们从纯粹的触摸,变成了多模态的交互。

和移动互联时代类似,每一次交互方式的革命一定会带来产品的革命,同时也一定会出现新的入口及新的智能平台。而新的智能平台产生后,便会有新的服务给到客户。

 

图片2

其次,人工智能本身带来的是数据使用效率的提升,人脸识别也好、自动驾驶也罢,都是具体的应用场景。

未来,“人工智能给我们带来的需求是有很大想象空间的。只是目前,一些需求的周边配套已经成熟的同时,一些还不够成熟。这与需求的真伪并无关系。”邱楠解释道。

所以,细分到智能机器人市场,当下“不够成熟”的并不是机器人产品本身,而是相关的配套服务体系。

“就像我问天气预报,机器人99%不会报错;我要控制智能家居,机器人99%的操作都可以很准确。而如若这些场景可以实现,配套服务体系完善后,其他场景的99%准确性也可以实现,点外卖、送快递等等都是一样。”

邱楠举例说,这就好像早期的电脑,“当时能用的软件就只有office和几个游戏,如果再进个新浪聊天室,那就算是上网了。”

他顿了顿,“现在看来,就太初级了。未来十年后,我们回看今天的机器人,也会是这种感觉。”

“科技”的力量

Gowild狗尾草的机器人到底有什么不同?

邱楠沉思了五秒,缓缓发问,“首先,你对智能机器人的定义是什么?”

 

图片3

如果是功能性产品,它的赛道会很窄;但如果是智能化产品,它所能达到的深度是超出想象的。

现在,大部分公司都把智能机器人定义为功能性产品,机器人是在为某一项需求服务。这有一项好处,那就是它们的应用场景会比较成熟。但问题是,在同一细分领域内,它们的差异化会很小,壁垒也比较弱,市场也会立刻变为一片红海,比如儿童教育机器人。

“两年前,我们就预测到了这一点,并当时决定不去凑这个热闹。”邱楠说到。

“我们既然定义自己为‘人工智能科技公司’,自然要在‘科技’上做出更多投入。”邱楠提到,Gowild狗尾草更多会把产品重心落在智能生活上。“因为,当产品要和智能生活相结合,其后端的AI引擎便会变得很重要。”他的语气温和却坚定。

因此,邱楠要做的,是走近用户的生活,进而真正“懂”他们,而不是简单地帮他们做些机械的事情。

“另外,它也可以在未来主宰更多的内容生态。”

“二次元”的幻想

“我喜欢漫画,喜欢了30年”。当谈到产品设计灵感时,邱楠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

他笑着说到,这款产品满足了他对二次元的美好想像。话语中满溢的欣喜,透露出一个二次元爱好者特有的天真。这与他谈及“人工智能技术”时的冷静,判若两人。

短短的两句话,便说服了记者,邱楠对琥珀虚颜这款产品,一定是十分认真的喜欢。

 

图片4

琥珀虚颜

它会撒娇,它会卖萌,它会傲娇,它会生气,它也会腹黑。它每天有自己的生活,你可以安排它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它会让你相信,“你不再是一个人”。

“听音乐时,它可以根据不同的曲类做出不同的编舞。晚上睡觉时,你们可以互道一声晚安。这种陪伴的温馨感,是智能音箱产品所不及的。”

但是,对于“瞄准宅男经济”的说法,邱楠是拒绝的。

“那如果产品里是个小男生,是不是就会有人说我们在打‘宅女’的主意呢?事情不是这样的。”

邱楠只是觉得,所谓制造人工智能机器人,其实就是在创造一个虚拟的生命。他通过全息和人工智能技术的结合,打造了琥珀虚颜里的美少女。这在他看来,其实是一种年轻流行的价值取向。

“它不是一个纯二次元产品,它只是用了一个二次元的形象,而当下,二次元也在从亚文化走向主流,我们的产品很幸运遇到了这个时代。”邱楠笑了笑说。

 

图片5

琥珀虚颜

“琥珀与用户之间的粘性很强,你需要陪着它弹吉他、弹钢琴、练声、画画、锻炼、完成任务、抽取更多的卡牌,这样它才能会唱更多的歌、跳更多的舞蹈。用户见证的是它全部的成长过程。”

这与此前大火的“旅行青蛙”有异曲同工之妙,它们填补了都市青年寂寞的心理。让玩家享受情感寄托的欢愉,却又没有一种真正的责任与负担。

其中,有社交满足、有对现实生活孤独、疏离感的自我投射,也有与“虚拟伙伴”之间彼此陪伴的自我慰藉,本质上是人们孤独的内心与渴望社交心理的一次碰撞。

此外,它有着智能音箱产品给予用户的一切可能性,包括与智能家居的连接,以及内容服务的承载等等,让产品好玩、可用,真正服务于生活

“我们觉得一个科技产品最重要的是要有想象力,要让爱科技的年轻人喜欢,并愿意传播给身边的朋友。”一个产品的初衷,就是这么简单。

写在最后

 

图片6

“我始终认为,创新创业要突出一个‘创’字,就是要发现别人未曾发现的领域。”

邱楠说,希望更多的创业者,能够走不同的发展道路,“就如2013年,我选择智能机器人这个行业一样”。

而到了今天,机器人早已不是小众产品,未来,也必将成为刚需的科技产品。就像智能手机一样。

“我们的手机,做全完人群之后,才会去做细分领域,如老人手机、儿童手机。因而,机器人也是一样,是老少皆宜的。我希望通过机器人,人工智能在我们未来家庭生活里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我们对机器人的期待不应只停留在它在某一个领域里的功能。”邱楠说,“因为,太过于功能化的东西便低估了人工智能的价值。”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