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食、健身和睡眠之外,2019 年你更应该关注“数字营养”

编者按: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人都更加关注自己的健康问题,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就健康而言,我们总是关注健康饮食、运动健身以及充足睡眠等,总是想了解饮食中应该包含多少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运动健身有什么要求和注意事项,怎样才能让自己有更好的睡眠质量等。但在如今智能设备如此发达的数字生活时代,我们还应该重视所摄入的“数字营养”,要学会认识什么是数字生活中的“蛋白质”或“脂肪”,什么是“超重”或“肥胖”等等。这篇文章将带你认识什么是数字营养,以及如何重视和满足数字营养需求的方式……

根据一项分析数据显示,全世界范围内导致残疾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暴力冲突,交通事故,自然灾害或者癌症,真正的主导原因是心理疾病。世界上有超过3亿人(其中包括约6000万美国人)都经受着心理疾病的折磨。

就美国18岁至44岁的成年人而言,行为障碍是接受住院治疗的第三大原因。有经济学家分析,每年因抑郁导致的潜在收入损失高达1930亿美元。相比于2007年之前,美国现在青少年自杀率都增长了不少,其中女生自杀率增加了50%以上,而男生自杀率也增加了31%。而在其他国家和地区,遭受心理障碍的人也明显在增多。

图片来源:pexels.com

这些数字不断增长的背后,有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如今更好的报告机制、治疗方法以及社会大众不再对心理疾病的诟病,但这些都不是人们情感焦虑、自伤自残或接受住院治疗的主要原因。

有专家认为,这背后的原因是不断加剧的社会现象:家庭分离、丧失亲友以及(特别是老年人群的)孤独。也有人认为原因和经济因素有关:工资涨幅不明显、失业、债务以及其它的财务困难。而不少临床医生则认为,是社会大众对心理健康关爱措施的普遍认识还不够、关爱心理健康的资源有限,以及有心接受治理也无力支付相关费用的现实。不管是在哪个国家,这个问题都存在争议,也存在现实弊端。

一直以来,众多领域的专家都在呼吁社会对节食、运动、睡眠、使命和人际关系等5大社会基础的关注。根据最近十年的专业调研,就健康而言,我们认为在智能手机盛行的数字年代还存在第6大社会基础:数字营养。而健康的数字生活习惯亟待改变。

什么是数字营养呢?

我们把数字营养的定义分为两大互补行为:首先是人们在数字资产及其它可以减轻情感压力并增加健康和幸福感的任何积极有意义的内容方面的健康消费,其次是在特定数字内容的消费行为和结果更透明的情况下人们做出的更理智抉择。

其实,人们已经习惯通过音乐、电影、电视、游戏和其它的数字生活方式来缓解压力、逃离痛苦或不愉快的心情。但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需要跟上社会进步的步伐,采取更现实的措施。

图片来源:pexels.com

我们认为可以并应该用数字材料来做好防护措施,比如用来保持心情,避免间歇性抑郁等;也可以用数字材料来治疗相关问题,比如减轻急性焦虑症和其它不愉快的感受;也可以用它来进行适当的监管,比如追踪在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的数字材料上所消耗的时间。

不难理解的是,无论是食物还是数字内容,有些人就是喜欢不健康的“饮食”。除了常温水和水煮青菜之外,我们需要更多的美食来生存和发展。然而,和吃东西一样,我们如果不了解基本的数字营养,以及与其相关的体验和内容类型到底会怎样影响人们大脑和健康的话,那也就很难保持情感健康或平衡。

接下来的几年,我们预测会出现新的针对数字内容的标识系统。它不仅像是如今的电影分级制度,更像是食品包装上的营养成分信息。我们的预测来源于目前我们正在经历的“峰值内容时代”。就美国人而言,每个成年人平均每天在智能设备上滑动浏览的信息长度加起来比3个自由女神雕像还高。更让人诧异的是,美国人平均每天花在智能设备上的时间有足足12个小时!换句话理解,花在这些时间背后的数字内容,要在1年中连续整整182天不分昼夜才能看完。

图片来源:foodwatch.com.au

就食品行业的改变过程而言,即便有50多年医生和营养规划师的建议和指导历史,这个过程仍然没有完成。但不同于食品行业的改变,数字媒体的改变则会快很多。目前已经有很多关于数字内容危害的公开讨论。但我们认为,在Sean Parker(Facebook联合创始人), Chamath Palihapitiya(硅谷风投家)和Tristan Harris(Google 设计伦理学家)等呼吁改变数字媒体的行业代表人物的帮助下,只需要几年的时间就可以加速数字媒体的成熟。

我们认为数字节制是不现实的,对电影、音乐和其它传媒爱好者而言,“节制”这个词根本不存在于他们的字典中。因为,我们才呼吁创造者、管理者、媒体、设计师以及创业公司等机构和人士更理性地认识数字营养及其目的,并在让人们的观念和体验从“什么内容都可以”到真正能提高人类健康的目标上贡献自己的力量。

这不仅仅需要政策的支持,也是很好的商机。毕竟,健身市场的规模在去年就超过了4万亿美元!

但要真正实现这个目的,还需要权衡商业目标和价值观引导这两方面内容。就商业目标而言,应该鼓励开发更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内容管理工具:而就价值观引导而言,还需要呼吁对内容消费和行为健康的关注。这些工作,显然不是删掉或审查过滤某个应用程序就可以解决的,单单靠自我约束也无济于事。

我们现在还处于数字营养的早期阶段。虽然有反对声音称现代数字科技明明可以解决最开始引发和恶化的问题,但正是因为数字工具和服务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重要角色,所以这些东西才比任意的替代方案都更为重要。有不少的证据都显示,相比于数字节制等极端方式而言,类似屏幕使用时间的数字干预方式更加有效,但现在下结论仍然为时过早。

社交媒体带来了不同的挑战,我们也并未完全理解和认清其对人类健康福祉的影响。临床数据还无法支撑Facebook,Instagram,Twitter和Snapchat这些社交平台加速了人类焦虑、抑郁和自伤自残等行为这一说法,虽然有不少研究者都提出类似的观点。

基于当下美国公民的心理健康状态,越来越多的呼声都要求改变现今社交和情感方面的恶化现状——青少年面临着风险,成年人经历着痛苦,而老年人也在独自茕茕地生活,这些都值得我们的关注!无论是立法机构,程序开发者,还是护理人员,都应该至少尝试打破现有局面,通过一些新的方式来改变他们的健康。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