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CES 一届“求生欲”很强的消费电子展

本文为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lifeissohappy微博:@航通社

航通社作者 书航 1 月 7 日发于广州

去年,德国 CeBIT 宣布停办,此前 Macworld 等展会已提前退出历史舞台。这就让年初的 CES 成为目前硕果仅存的少数全球性消费电子展会之一。

大型展会萎缩的原因,一方面是电器行业创新乏力,由重大的范式创新陷入小打小闹的“微创新”,不再有太多引人注目的“爆点”;

另一方面是主要创新限于少数大品牌,已经多年没有挑战者地位的硬件类初创公司出现。这些大牌热衷于在一年中不同时间单独举办发布会,而不是扎堆在展会上发布。

对于我们这些普通观察者来说,报道 CES 与其说是期待上面会有些什么新玩意,不如说是借个机会各自总结上一年的硬件行业趋势,并预计下一年会发生什么。

航通社本周将通过系列专题观察 CES 的最新发布,并就 2019 年的硬件趋势做一个展望。

春江水冷果先知

今年的拉斯维加斯 CES 展馆门口,可以看到一张苹果发布的大幅广告,上面写着:“发生在你 iPhone 上的事情只会留在你的 iPhone 里”(What happens on your iPhone, stays on your iPhone)。

( http://9to5mac.com/2019/01/05/apple-privacy-billboard-vegas-ces/ )

众所周知,苹果只在 1992 年 CES 上露过一次脸,此后一直缺席。但这次苹果过来放了个广告,而且宣传的还不是它的新产品,而是主打隐私保护的优势。这又是闹哪样——大家来 CES 看的不就是新产品吗,关隐私什么事?

2017 年,全球手机出货量首次出现高位回落,终结了过去十多年的增长。手机市场到顶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意味着带来过去十年繁荣的移动互联网,从增量市场变为存量市场。

随之而来的,是今年初消费电子行业的代言人——苹果的高位“闪崩”。目前,苹果营收构成重度依赖 iPhone,在 FAANG 等领头的科技股当中,不能算是非常健康的一支。

( http://www.visualcapitalist.com/chart-5-tech-giants-make-billions/ )

iPhone XR 被视为针对中国市场量身定制,不过原本针对的这一部分中国消费者,不是转而选用同价位的国产手机的高档款,就是购买二手 iPhone,导致 XR 产生了大量库存。

苹果将业绩不佳归咎于中国消费者“消费降级”,但抛开华为、OV 等国内品牌的发力不说,苹果自身的决策失误和新品创新不足才是主因。

相比乔布斯时代每次都能“自己革自己的命”,也就是完全由自家新品挤占了原来自家主打产品线的市场份额(如 iPod 替代 Mac,iPhone 替代 iPod),现在的苹果并没有当年的好运气。

库克时代主要的产品线更新是加入了手表 Apple Watch,但这一产品线罕见的在推出后几代更改了产品定位:由替代手机的生活助理,以及可以挑战瑞士高档手表的奢侈品,转化为一款随身运动和健康监测工具。

产品定位的“朝令夕改”说明库克一开始并没想明白为什么要做手表。这种事情至少并未在乔布斯还活着的时候发生。

另一方面,苹果对 iPad Pro 替代 PC 的消费者教育也不成功,最新款的硬件配置已经超越了主流 PC,但受限于操作系统,无法发挥硬件的全部价值,依然局限于传统的艺术创作者、学生等使用群体。“现实扭曲力场”似乎荡然无存。

早有呼声认为苹果应该像微软那边一样,合并 iOS 和 macOS,并统一两个操作系统的应用商店和操作体验。也许是因为这样做会影响经典款 MacBook 的销路,苹果并未有这方面的动向。

目前,苹果产品线多种多样,但哪个都不愿放弃,有点儿回到了斯库里掌管苹果时期的样子——但并不知还会有谁给当今的苹果重新画一次“四个象限”。

时无英雄,也并无竖子成名。苹果不在 CES 亮相,但苹果的故事可以高度概括整个 2018 年全世界消费电子行业的处境。如果连它都失去了前进方向,那其他硬件厂商就更是只有进退失据。

中国厂商、小公司热情减退

假如能横向对比一下最近几年的 CES,你会很怀念 2014 年“智能硬件”兴起时的场面。当年的 CES 是大量初次亮相的品牌的乐园,国外有 Pebble、Fitbit,国内有 iHealth、Broadlink、AntVR、欧瑞博等。

——这些中国名字曾经在那一年无比闪耀,有些也到了“独角兽”的声量,但现在基本都归于沉寂。

以深圳硬件创业者为代表的中国厂商数量随后几年进一步攀升,根据《中国日报》(China Daily)统计,到 2016 年 CES,在 4119 家参展商中共有 1300 家中国厂商参展,其中 652 家来自深圳,比 2015 年翻了一番还多。

( http://tech.sina.com.cn/it/2016-01-06/doc-ifxneefs5595458.shtml )

一直到 2018 年初,中国厂商数量以 1551 家再创纪录。然而今年的展会上,中国厂商的热情已经退潮。据《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统计,今年 CES 中国厂商注册数量为 1211 家,也少于美国参展公司数 1751 家。

该报采访认为,中国厂商参展 CES 以往主要是为了开拓北美市场,这样的意愿很大程度上受制于中美贸易摩擦不明朗的前景。

同时,在持续下行的经济环境和逐渐收缩的创投环境中,参加 CES 这样展览的费用更高,公司承担不起。

( http://www.scmp.com/tech/big-tech/article/2180702/chinese-companies-cool-annual-ces-vegas-tech-show-amid-trade-war-and )

再说,所有这些展会上给初创公司的豆腐块展台,本来也就没有任何一个有看头啊。那种“格子间”不会引发任何大媒体的注意,也许在会上散发名片已经是参展小公司能期待的最大收获。

今年 CES 为初创公司设置的优惠展区名叫“Eureka Park”,取名自古代物理学家阿基米德在洗澡时候发现浮力规律,兴奋地跳出浴缸时说的那句“Eureka”(我发现了)。

这个区域容纳了 1200 个长宽各 6 英尺(1.8 米)的“格子间”展位,位于金沙馆(Sands),距离主要的展厅所在地会展中心(LVCC)有1.4 英里(2.25 公里);距离最远展馆曼德勒海湾酒店(Mandalay Bay)(顺带一提,这是 2017 年一起造成重大伤亡的枪击案事发现场)有4.3 英里(7 公里)。

如此长的距离,在展馆间辗转可能只能依赖步行,会极大降低来往的观众和媒体的兴致。这可能是很多在国内“云观展”的人无法预计到的困难。正如连续十多年参与现场报道的 TechCrunch 记者 John Biggs 说的一样:

“尽可能待在会展中心和金沙馆,拉斯维加斯的交通能让你跑断腿。不信的话,你可以体验下一个小时叫不到车的酸爽。”

( http://techcrunch.cn/2018/12/24/a-startups-guide-to-ces/ )

所以,小公司参展的效果之差可想而知。

实际上,中国企业在 CES 做宣传以往最起效的部分,是能生成“出口转内销”的新闻报道给国内读者,说明自己是一家“洋气”的和“国际范儿”的企业。现在,这样做的性价比还不如在国内平台上直接宣传或发起众筹。

冬天来了,数量不断减少的小公司们必须量入为出,回归最本质的商业规律。

是做“车展”还是做“通信展”

CES 始创于 1967 年,现在已经第 51 届了,它毫无疑问显出了疲惫的老态。去年会议途中,中央展厅突然停电,更是对“廉颇老矣”的生动写照。

有很多观察者建议 CES 搬离基础设施老化的拉斯维加斯,去一个更具备科技气息的城市。而更重要的是,CES 现在需要解答一个身份认同的问题:“我是谁”

早期 CES 展示的主流商品是洗衣机、冰箱、电视机这些东西,它们定性非常明确,不可能有“消费电子”之外的展会可以安排。当然,CES 上也不可能展出通信基站、血压计、心电图机与汽车。

然而在 2019 年的 CES 上,一切似乎都混在了一起。

汽车和其它交通运输工具占据了一个完整的展厅,也会安排多个主题演讲。一般认为,CES 将主要展示汽车中跟“电子”有关的部分,包括电动车技术、自动驾驶、车联网、引入 AI 语音助手的车载娱乐系统等。

当奔驰、奥迪、丰田等老牌子和百度、英伟达、图森、地平线等新面孔挤在同一个舞台上的时候,它们难免会想这样一个问题:我的星辰大海明明是在法兰克福、巴黎和东京,为什么我会在这个地方?

同时,在去年智能家居占据大会主流的基础上,今年的 CES 将把5G 技术的应用作为一个重头戏。4G 基本实现了“手机上网和固定宽带一样快”,而 5G 的目标将是“所有设备永远在线”。

2019 年是 5G 推行的一个关键节点,因为多家美国运营商将推出采用 5G 商用网络的合约机。而 5G 也将在手机之外运行于其他可移动的物件上,例如……汽车

换句话说,没准到了 2 月份的巴塞罗那(即 MWC),我们又能看到这堆车企赶场子了。

消费电子展、电信设备展和汽车展、以至于医疗设备展等互相“打架”,恐怕是未来一段时间的常态。

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只要汽车依然奔驰在现在以人工驾驶为主的车道上,那么动力性、操控稳定性、油耗等车之为“车”的属性,就永远比它的智能性,互联性更受重视。

只要一台电视机的本职工作依然是显示图像,一台冰箱的作用依然是制冷,一台音响的最重要指标依然是音质,它们就还是必须由“消费电子”方面的专家来评判,而不是看它们的“智能化”程度。

为了提升存在感和维持观众的新鲜感,避免成为下一个被淘汰的对象,CES 开辟 Eureka Park 吸引小团队参加,同时更多把目光放在 5G 技术、汽车和出行方面,展现出了强烈的“求生欲”。

但在全球(特别是中国)投融资收缩的大背景下,小公司热情必然不会特别高。至于转型做“通信展”或者“车展”,也并不如通信、汽车行业已有的大展更具优势,反而更可能让 CES 偏离了设立初衷和本来优势,而加速“泯然众人”。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