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托海:景区你好!矿区再见!

新华社乌鲁木齐12月6日电题:可可托海:景区你好!矿区再见!

新华社记者张晓龙、周生斌

; ; 新疆北部的阿尔泰山,有一座蜚声中外的小镇。上世纪,它曾是神秘的世界级矿区;经历“蛰伏”后,在最近10年转型为世界级景区。它就是“可可托海”。

可可托海在哈萨克语中意为“绿色丛林”。从地质学角度看,可可托海位于阿尔泰山花岗伟晶岩区,稀有金属富集。上世纪50年代起,大量锂、铍、钽、铌等稀有金属从可可托海采掘运出,冶炼提纯变成航空航天和国防尖端制品。

随着市场需求、资源储量的变化,因矿而生的小镇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面临生产、经营困局。可可托海“矿二代”、新疆有色工业集团稀有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刘世林介绍,稀有金属出现枯竭后,企业尝试开发云母、碳化硅、铝锭加工等产业,但新疆到内地运距长,完全没有价格优势。

多样化经营并不成功,矿区被迫对职工进行分流,许多去了其他矿区工作。可可托海人口从最多时的五六万人,一度减少到仅1万余人。

2007年,一家山东企业在可可托海一带找矿时,无意间发现了当地的峡谷奇观。

“这些花岗岩地貌奇伟瑰丽,令人称奇。经过反复商讨,我们决定改变方向,不搞矿业搞旅游!”山东远方旅游有限公司总经理刘秀丽说。随后几年,这家企业投入6亿余元,修路造桥、宣传推介,可可托海旅游业开始起步。

然而,受矿业常年萎靡影响,可可托海基础设施较差。特别是半个多世纪的高强度矿业开发,为小镇积累了不少生态问题,这些问题制约着旅游业的长远发展。

2013年,可可托海矿区被国家确定为独立工矿区改造搬迁试点,矿区综合治理工作开始启动。这项治理工作包括生态治理、基础设施交通、公共服务设施等6大类50项,总投资额37.6亿元。可可托海迎来重大转折。

短短几年,在中央、地方政府的全力支持下,沉寂已久的可可托海出现日新月异的变化:上千户危旧住房得以改造、堆积如山的尾矿堆被覆土和植被恢复,通往镇区的公路从前的九十九道弯山路,变为了平直快捷的隧道公路……

与此同时,可可托海的矿区企业也在积极转型。刘世林介绍,独立工矿区改造开始后,他们成立了新的旅游公司,负责将旧工厂修旧如旧,把矿山改造为旅游景点,重点开发工业遗迹旅游和红色旅游。

他感叹:“从前大家矿山情节太重,总想着开矿谋出路。如今,可可托海的矿业开采虽然全部停止,但我们一样能活下去,甚至活得更好。”

如今,当年的矿洞变为探险者的天堂,立下汗马功劳的选厂成了红色教育基地,通行矿车的老木桥挤满了举着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一代代矿山建设者的形象被永远定格,后人将其塑造成大大小小的雕像,屹立在小镇中心广场。

在可可托海著名的3号矿脉前,“矿三代”、讲解员谭胜利一遍遍地为游客动情讲述第一代矿工顶着零下30-40摄氏度的极寒天气,在露天矿山手选矿石、肩挑背扛的创业情景。

32岁的他说:“虽然没有像祖辈、父辈那样成为一名矿业工作者,但我觉得已从他们手中接过那根接力棒。”

退休后的31年里,可可托海第一代矿工、86岁的哈德尔每天都会到工作过的矿山、工厂探视一圈。他一度对发展旅游业非常焦虑,甚至抵触,“我担心那些厂矿被拆除,对我们这代人说,那是所有的回忆……”

哈德尔的担心是多余的,他的回忆被完好保留下来。现在,他积极支持孙子加入新成立的旅游公司,为参观工业遗迹的外地游客做向导。

可可托海已成为国家5A级风景区、国家矿山公园、“两弹一星”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世界地质公园,承办了中国体育旅游露营大会、西部文学奖颁奖大会、古老毛皮滑雪比赛等一系列重要节事。

可可托海镇党委书记梁秀江介绍,截至目前,可可托海今年的旅游人数已突破200万人次,全镇居民人均年收入从2013年的6000元,增长到现在的15000元,旅游业已成为这座功勋矿区的支柱产业。

在可可托海苏式风格的地质陈列馆内,镌刻着这样一段话,述说着可可托海的历史变迁——

; ; “阿山有情,额河不老。那曾鲜活的话语,那曾传奇的故事,正在新时代的呼唤中款款走来,接续传承。”(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