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手机版
行情 新车 导购 行情 养护

周翔:换道先跑的道百年难遇 必须抓住历史机遇

摘要:9月8日,以新业态 新理念为主题的2017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于天津开幕,1000余位国内外行业精英将在此激辩热点话题,研判产业发展前景。凤凰汽车作为本...

9月8日,以“新业态 新理念”为主题的2017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于天津开幕,1000余位国内外行业精英将在此激辩热点话题,研判产业发展前景。凤凰汽车作为本次论坛的官方合作媒体,将为您实时报道论坛盛况。

以下是长江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周翔的发言实录。

周翔:换道先跑的道百年难遇 必须抓住历史机遇

周翔:各位老师好,我的观点跟前面两位有很大的一致性,首先我们不是站在对立面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毕竟我们是在做车,我们再是新入局者我也是做车,我们必须尊重之前的技术,我们怎么缩短差距,跟高效运营商伙伴合作来缩短差距,当然必须回到今天的主题,赵老师希望有火花,所以我们必须顺着赵老师的主题,我们还是要讲一下我们的优势在哪里,目前优势前面也讲了,我们最大优势轻装上阵,我们这些人也是来自汽车企业,并不是说我们从无到有纯粹是做电子产品的角度说。首先我们尊重汽车的基础上,我们优势在哪里,一是我们互联网思维,第二我们没有原来的资产的束缚。我们也没有原来这么多产品,没有这些营销网络的束缚,有利于我们可以更快的跟更好的根据市场需求去开发有针对性的产品。

还有一个是我想在于我们大多数是新创企业,新创企业好处在于船小好调头,我们组织机构扁平化,对于市场响应,对于产品开发流程的优化压缩,这里我们具备一定程度优势。其实我们的机会来自哪里,其实就像刚才说的,我们现在是在换道,但这个道,在汽车发展一百多年历史上不是每年都会出现,正好现在到了一个关键点,智能化,电动化,网联化,这个机会一起放在我们面前,我们前面出现一条大道,像前面张总和金总说,我们看到这条道我们有个坚定的决心赶快跑,这条道上领先两三年,后面怎么做好,还是结合传统企业的技术包括互联网思维,包括对市场的应变,谁能融合做的最好,谁就是最后的赢家。我想在最后目的地,我们和在座的三位老前辈,我们出发点和目的地完全一致,只是看谁走的更好,这是我的观点。

主持人:就围着到底新晋企业真的在做汽车领域里能轻资产吗,周总,你们本来也不是一个轻资产的企业出发,对不对?但是你们是一类人,人家认为应该轻资产,你不做轻资产你不就错了,你在这个问题上到底怎么看呢?

周翔:首先我想清晰的表态,我认为轻装上阵肯定是优势,为什么这么讲,轻装上阵千万不要仅仅理解成厂房设备投资,轻装上阵其实有很多方面,运作方面,产品设计,市场营销的压力方面,动力方面,包括最终回到产品开发,都是我们轻装上阵的根源,因为刚才讲市场营销也好,市场认可度也好,最后都是回到产品设计上。我是做研发出身,赵老师是研发界的大拿,我想您明白,所有产品研发都是平台,没有一定要这样一定要那样,我们优势在于哪里,我们在做任何一个零部件选型,技术方案选择也好,不需要考虑原来工艺的约束,我没有那么多平台化,模块化的约束。我没有那么多共用零部件需求。但是因为我想我不是传统企业出来,我在三家传统企业做过研发,这里先不说对比,因为我原来做研发开发的时候,我一不是原来的零部件房工艺都不管,不可能,我肯定要考虑,这是我们一个最大的优势。我们产品开发可以直接跟用户需求开发,这是我们的根源。

另外一个我想前面大家在讲的变道快跑问题。我想变道,我认为我们的确还是有优势,第一个观点是什么,这个道不是一直有,这个道汽车一百年可能就一两次,我们现在正面临着历史变革,我想大家知道也面临智能化网联化冲击,车将来变成新的移动终端,这些机会不是汽车发展一百年每年都有一次机会变道,不存在一直变道,好不容易出现机会,我们是不是能够把握住,这个机会里我认为我们肯定领先,而且我觉得长江恰巧在这个地方是比较有发言权,我们可能长江和这边几位,我们虽然是新晋企业,但是我们区别在于我们长江是商乘并举的企业,我们乘用车和大家差不多,像刚才葆旭东老师讲的我们2011年启动研发工作,我们乘用车差不多在明年左右推出,但是我们商用车已经在市场上跑了一年多,刚才说特斯拉大屏,我们商用车也全部使用大屏,客户对于这个反响非常好。而且我们明年会把手机映射技术放进去,这个成为手机大屏技术包括电动车技术已经成为我们在市场上溢价能力最大的项目。我想这个是有市场实际的销售数据做支撑的。

另外我想大家争论到底是不是我们领先,我为什么原来说在三家企业做过,以我原来了解信息,在2011年,2012年我们开发全新新能源架构和平台的过程中,应该说我们还是领先于传统企业的,至于多少年这里不评价。所以我想这个结果什么时候大家能看到,应该我想明年论坛上我们都有一个更好的认识,因为我们现在产品没出来。所以这个时候大家说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可能话语权不够强,因为我们没有产品论证我们想法,我们还在讲空的。我想我在下面跟葆旭东也聊,我们产品明年后年推广市场,那个时候用产品说话。

还有我对消费者的需求,我的观点一定尊重消费者需求,而且这里要更深入的分析哪些消费者是引导性,哪些消费者是跟随性,比如说大屏的问题,我还记得我在五年前我送给我老爸一个苹果4,我老爸玩三天还给我,这个太麻烦。第二你这个东西一天就要充电,现在去我爸家,他们每个们都拿着两个手机和一个PAD在玩。所以他们是属于会被改变,会被跟随的消费者,我们更重要抓住哪些是引领时代的消费者。我想这个从现在的市场上已经给了我们非常清晰的答案。这些先行者的需求就是我们要跟随的需求。我想这是我的一些观点。

主持人:好,谢谢。实际上围绕着沉淀成本,我认为周翔谈到了很重要的一点,不是简单的固定体,还有很多沉淀的包括思维方式,包括工作方式,包括历史上曾经积累下来的产品开发的流程和体系。

责任编辑:杨智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Copyright © 2016 市场周刊杂志社 版权所有 苏ICP备16032334号 市场周刊新媒体中心(南京科创大道9号 电话:52003123)邮箱:1660189483@qq.com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