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中国文艺四十年 | 叶咏梅:传诵经典 声声不息

  央广网北京11月2日消息(记者王子衿)“老天比较厚爱我,给了我最喜爱的工作,如果再做不好,那就亏本了”,接受采访时,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之声总编辑叶咏梅说。

  我们的采访地点选在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音棚,叶咏梅亲切地称是“回娘家”。这位与新中国同龄的“文艺老兵”曾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从事电台广播文学编导工作33年,日常制作了150余部近万集长篇小说节目和400余部集广播剧。在改革开放的40年里,由其编导制作的《穆斯林的葬礼》、《天地颂――两弹一星内幕》、《平凡的世界》、《超越自我》等著作影响了无数听众。

  图为叶咏梅接受记者采访 央广网记者王子衿摄

  上世纪80年代,电视尚未大范围普及,广播承载了众多人对外面世界和知识的渴求,一段段经典作品和曼妙声音从无线电波中传出,成为了几代人的回忆。即便是在电视、互联网技术等高度发达的今天,在开车、做家务等特定的场景里,广播仍然能够让听众解放双手双眼,在电波中畅游世界。

  “两个世界”:社会转型期的心灵慰藉

  “1975年二三月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细蒙蒙的雨丝夹杂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时令已快到惊蛰,雪当然再不会存留,往往还没等落地,就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了。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但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没有到来……”

  1988年3月27日,演播艺术家李野默的声音从电波中传来,一直到同年8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连续四个月在“长篇连播”节目中播出了路遥巨作《平凡的世界》,为全国听众带来了丰富的精神食粮,也让这部当时面临“窘境”的作品变得不再“平凡”。

  据叶咏梅介绍,《平凡的世界》当时出版发行遇到了一定困难,但她认为作品生动反映了陕西地区的风土人情,也有很多能够给听众带来正能量的内容,因此毅然决定在广播节目中播出。

  借由广播节目,路遥《平凡的世界》受到了很多听众的喜爱,“那时候播第一部,已经有2000多封信堆在他(路遥)面前了。当时我们广播还没播完就有听众要求重播,因为不想错过前面没听到的内容。”

  对于当时面临着身体和精神双重压力的路遥而言,这样的结果无疑也是很大的慰藉。他在《我与广播电视》一文中说到:“ 小说前两部在电台播出的时候,我还带病闷在暗无日光的斗室中日夜兼程赶写第三部。在那些无比艰难的日子里,每天欢欣的一瞬间就是在桌面那台破烂收音机上听半小时自己的作品。对我来说,等于每天为自己注射一支强心剂。”

  除了《平凡的世界》,另一部由叶咏梅编辑制作的《寻找回来的世界》也时常被提及。这部作品由王刚演播,一经开播就备受听众欢迎,并在很大程度上带动了其后拍摄完成的同名电视剧的热播。

  图为叶咏梅与王刚 受访者供图

  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社会急剧转型的大背景下,以叶咏梅“两个世界”(《平凡的世界》和《寻找回来的世界》)为代表的作品为听众奉献了不俗的审美享受,也为无数奋斗的普通人带去了前行的希望和心灵的指引。

  “两部传记”:国家级媒体的经典传承

  “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北京陶然亭公园高君宇墓碑上,镌刻着这样的句子。题写这几句碑文的,是高君宇的恋人,被称为“民国四大才女”之一的女作家石评梅,叶咏梅也与石评梅有着一段“不解之缘”。

  1986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著名作家柯兴的长篇传记文学《风流才女――石评梅传》,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让高君宇与石评梅之间的爱情牵动着无数人的心,陶然亭公园高君宇墓前也迎来了众多的凭吊扫墓者。

  “那部书当时可以说打动了很多人,第二次重播后,一下子收到了2000多份汇款单,听众不知道在哪里买这本书,就先把钱给你寄来,要求帮忙买这本书,这在我播出的作品里也是少有的”,叶咏梅告诉记者。

  而由叶咏梅编辑制作的另一部“传记”陈祖德《超越自我》在播出后,也曾凭借其内容的励志和声音的感染力,在全国掀起了围棋热。

  《超越自我》是陈祖德在与癌魔的斗争中经过两年多时间创作完成的,该作品于1985年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首播后,先后三度播出,反响热烈,以真实感人的魅力撼动了无数颗此前从没有摸过围棋的读者的心。

  图为庆祝《小说连播》50周年活动现场 受访者供图

  在广播作为中国大众文化消费重要渠道的年代,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长篇连播”节目展示了古今中外众多优秀文学作品,让众多经典乘着广播的翅膀飞向千家万户,成为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也成为了改革开放以来几代人的美好回忆。

  “一部好的作品能够影响一个人的一生,也能潜移默化地教会听众如何走好自己的人生道路、用更积极的态度对待生活和爱情”,“作为国家级的媒体平台,你就应该站在一个制高点,就应该精心做一些可以传世的经典文化和经典作品”,叶咏梅说。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