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斗》落幕 展现青春问题是真正“主旋律”

  

  

  很少有哪位导演像赵宝刚这样,在从业近三十年里,每部作品都能引发社会热议和观剧狂潮。与其说对当代生活的真实描摹是赵宝刚作品的风貌,不如说“斗”字是其作品始终贯穿的精神内核,而刚刚收官的《青春斗》通过五位“北漂”女孩在成长道路上的挣扎与反抗,再次将赵宝刚心中的“青春”重新定义。

  历时三年打磨剧本,跨越3个国家、7座城市,花费150个日夜拍摄的《青春斗》并不像过去的作品那样给赵宝刚带来一边倒的赞誉。相反,网络上对于剧中人设、家庭、情感的质疑空前强烈。对此,赵宝刚在采访中一一进行了回应,并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讲述了《青春斗》背后的创作故事。

  青春阶段有很多不如意

  对赵宝刚导演的采访,始于《青春斗》中关于丁兰父母的争论。剧中,身为哲学系学霸的丁兰获得了留学德国的资格,却在临出发前夕,被性格强势、安于小城生活的母亲烧掉了签证和录取通知书。“这样的父母是否太自私?”瞬间成为对谈的焦点,而赵宝刚则直接亮出自己的态度:“你们想过爸妈的感受么?”

  赵宝刚直言,《青春斗》没有太多强行励志的东西,它只是实实在在地表现了生活,同时暗含着人遭遇困境后的出路探讨。剧中,向真就业受挫且男友突然消失,钱贝贝遭遇事业型男友不得不放手,丁兰意图留学却被父母阻止,晋小妮遇人不淑情路坎坷,于慧创业失败负债累累。

  “有人会觉得不真实,她们只是五个普普通通的女孩,有你们各自一点点影子,仅此而已。”赵宝刚坦言自己并没有讲道理,只是希望每个年轻人都能拥有承受苦难的能力。

  “过去我们拍青春题材,都愿意把青春阶段描绘的非常美好,实际上在青春阶段,会有很多不如意的事。这部戏其实就是想真实地表达最普通的一群大学毕业生,在一个陌生城市闯荡过程中的喜怒哀乐。”赵宝刚认为,在青年阶段谈成功过于理想化,他希望看到的是青年人的成长。“我希望通过她们的成长故事,让青年人明白真正的幸福和快乐是什么。”

  除却对年轻一代的现实观照,赵宝刚在《青春斗》中还毫无保留地指出了现代年轻人存在的问题――慵懒、享乐,甚至是不自知的“自私”。赵宝刚坦言,剧中的五个女孩皆是“问题青年”,只有正视每个人身上的不完美,才能对症下药。“我们就是要展现问题,这是真正的主旋律。”

  造星导演成为“宝宝刚”

  赵宝刚此次选择颇具争议的郑爽担纲《青春斗》女主,令不少观众感到意外。但赵宝刚直言,郑爽完全符合向真身上的“那股劲”。

  “我之前没看过她的戏,但我看了她在《演员的诞生》上的表演,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个小女孩挺好。”《青春斗》开播当日,“郑爽演技”登上了热搜第一,而赵宝刚则笑言,开拍之初就有一种信念,“她会演的非常好”。

  不过,赵宝刚也坦言郑爽很有“个性”。开拍之初,关于角色及人物的心理转变,两人有过不少碰撞与磨合,有时郑爽会直接告诉他“我们年轻人不这样,这场戏我没法演”。 “她特别直接,开始的时候也有一些争论,彼此都有各自的想法”,但在拍摄初期,两人已在一遍遍的推敲与磨合中,找到了最契合彼此的节奏。到了拍摄后半程,从剧情到台词,包括现场走位,赵宝刚还会主动与郑爽沟通想法,“蛮出彩”成为他对两人合作的最后总结。

  赵宝刚导戏向来以严格著称,也正是因为这种严格,从他的作品中走出的演员,至今仍活跃在影视圈。但此次拍摄《青春斗》,赵宝刚则成了众人眼中的“宝宝刚”――“可爱”“没脾气”是年轻演员们对他的一致评价。“我和他们确实相处得挺好,没发过一次脾气,还天天给他们做饭。”赵宝刚说道。

  赵宝刚梦想仍是“去远方”

  36岁步入导演行当,执导过20多部作品、多项大奖在手的赵宝刚,自青春时代起便立下志向,“要拍一辈子青春题材”。如今再忆初心,年少时未能离家闯荡的遗憾,成为他作品中关于奋斗、关于拼搏的缘起。“我始终有一个梦想,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去闯荡,最好是读一个大学,最好能靠自己的能力在那个城市立足,有一席之地。”这些细碎的年少情结,被赵宝刚放诸于《青春斗》的五个女孩身上,在她们的喜怒哀乐中,回味着青春的无限可能。

  随着《青春斗》的热播,网络上针对五个女孩的讨论愈加热烈,有人问及“身为50后如何把握现今年轻人的状态,会否失真或出现代沟”,赵宝刚也丝毫不回避,诚恳地答道“太有可能了”。他直言自己眼界有限,《青春斗》只是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迈入花甲之年的门槛,曾经的“青春剧教父”也自言难敌岁月。“老了”“到点就没电”在采访中被他多次提及,但分毫不减的暮年壮心依然在其心间闪耀,只是在对人对事的态度上,多了几分宽容和平和,多了更多的正能量。

  回溯自己的创作历程,赵宝刚感慨良多,不变的不仅是他对时代的观察与记录,还有他对不停滞思考的坚持,用创作对抗时间与衰老的决心。“我不太想过早地步入老年生活,我还是愿意保持一个年轻的心态,永远向上。”

  采访最后,他笑着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不太喜欢循规蹈矩按部就班,“去远方”依旧是自己的梦想。(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