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团取暖” 中小银行兼并重组迎高潮

  记者 向家莹 汪子旭 北京报道

  中小银行“抱团取暖”掀起小高潮。《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包括四川、山西、陕西和河南等多地有7起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案例,涉及近30家银行机构,数量超过往年。

  分析指出,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中小银行生存与发展面临一定挑战,通过合并重组这种市场化手段来推进改革、增强风险抵御能力是大势所趋,2021年或将得以延续。不过,业内人士也表示,兼并重组并不是简单的“一并了之”,要处理好股权关系等各方利益,重组后也要找准自身定位,提升公司治理、业务经营以及风险管控等方面能力,才能谋求更好发展。

  并购重组步伐提速

  日前,山西银行筹备组发布的招聘公告显示,山西银行(拟筹)是通过对山西省内5家城市商业银行进行重组合并后新设的一家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并透露计划将在3年之内完成省内资源整合和网点布局。

  《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包括四川、山西、陕西和河南等多地有7起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案例,数量超过往年。其中既有上市银行参与重组或控股多家中小银行,也有多家地方城商行合并成立省级城商行,共涉及近30家银行机构。

  具体来看,江苏常熟农商行发布公告宣布入股江苏镇江农商行;无锡农商行和江苏江阴农商行拟共同发起设立徐州农商行;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凉山州商业银行或以新设合并的方式共同组建一家商业银行等。

  事实上,关于中小银行兼并重组,政策层面早有“预告”。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此前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20年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工作力度会比较大,特别是进行市场化重组这方面的措施会比较多。可以看到,针对中小银行的再贷款政策、定向降准政策等,都为其改革重组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陶金看来,中小银行并购重组步伐日益提速主要是由于银行业经营环境发生显著变化,在中小微企业市场中,小银行面临越来越多来自大型银行的竞争,导致部分中小银行经营和竞争压力加大。此外,2020年疫情给中小微企业造成冲击的同时,也给诸多服务地方中小微企业的中小银行带来较大影响,加剧了分化程度。

  降低风险大势所趋

  业内人士认为,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已成为补充资本、防范风险、完善治理、推动中小银行改革的重要途径。随着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资本补充推进,预计未来合并重组趋势将更明显。

  对于中小银行而言,兼并重组最重要的作用就是降低风险。根据央行金融稳定局披露的数据,在4000家中小银行中,评级在7级以上的有3400多家,大部分运行良好;但有532家风险比较高,主要是一些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规模比较小,历史负担重。另据央行披露的数据,有605家中小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低于10.5%的监管红线。

  “通过重组,那些风险抵御能力低、经营能力差的银行所代表的低效产能退出,银行业整体金融结构和金融效率将得到提高。”光大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预计,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引战注资趋势未来会更加明显,可能会在“尾部”银行大面积展开。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范若滢表示,中小银行兼并重组是大势所趋。通过兼并重组,有利于提高中小银行的经营管理水平,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估计这一趋势将在2021年得以延续。

  找准定位实现“1+1>2”

  业内指出,银行之间的合并重组并非易事,需要处理好多方面关系。合并重组之后,需要提升业务发展、风控管理等方面水平,找好新机构的定位及发展方向。

  “和全国性银行不同的是,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的股权结构往往比较分散,合并重组要顺利进行,首先要厘清银行股权关系、兼顾各方利益。同时,要避免种种违规操作,要做到充分的信息披露,保障广大股东的合法权益。”一位地方城商行管理层对记者表示。

  业内人士指出,中小银行“抱团取暖”可取,但也需“1+1>2”。重组后的商业银行在公司治理、业务发展以及风险管控等方面相比兼并之前有大的提升,才能实现规模经济和更好发展。

  范若滢也表示,中小银行需坚持差异化、本土化发展,深耕小微企业、三农等领域,发挥自身优势,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培育提升自身核心竞争力。同时,顺应数字化时代背景,积极寻求科技赋能,不断创新产品与服务,为金融服务提质增效。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