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嗲!脸上精致、工作精细,“上海阿姨团”穿上白马甲,用脚步丈量数据

“你做了多少户了?”“167户!”“哎呀,你这丝巾蛮灵的嘛!”在集贤社区居委会的门口,小松听到了阵阵爽朗的谈话声。一进门,一群身穿白马甲、妆容精致、神采奕奕的阿姨们正在热络地攀谈着。

看着她们身上的“白马甲”,便知道阿姨们是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的普查员。作为“新洞泾人”,这10位阿姨2015年从市区动迁过来后,便主动参与到居委会的工作中来,争做楼组长、志愿者。社区工作者张军妹亲切地称这群面容精致、衣着考究的阿姨们为“漂亮的上海阿姨团”。

图片说明:阿姨团部分成员合影

今年7月份,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普查员选聘时,这群漂亮的上海阿姨便来找张军妹报名,“阿姨们每天生活得那么精致,人口普查这么辛苦的工作她们能坚持下来吗?”张军妹心里犯嘀咕。但在阿姨们的坚持下,她还是同意了她们的申请。

上海阿姨不怕苦

阿姨们每人负责2个单元、144户的普查任务,平均年龄60多岁的她们,每天坐电梯到顶层18楼,然后一层一层下来挨户进行普查工作,有时候一天要上下几个轮次。听到楼上有开关门的声音,阿姨们会赶紧爬上去查看,宁可多跑一趟,绝不漏一户、掉一人。

“每天早上6:30出门,赶在大家上班前,抢先一步上门普查,晚上10:30左右结束普查工作,上班族都回家了,我们还没到家呢。”这几乎是阿姨团里的通用“考勤表”。阿姨们年纪都不小了,家里人担心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会让妈妈身体吃不消,都劝她们不要做了,但阿姨们说,“我们不怕苦,就怕工作做不好。”晚上回到家,她们脱下白马甲,戴上老花镜,把今天录入的信息仔细核对,唯恐出错。“这也是我们上海女人精致的一种体现,不光脸上精致,做的工作也要精细。”阿姨们说道。

从闸北搬来集贤社区的姚培蓉阿姨,曾参加过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今年69岁的她,听到社区在招募第七次人口普查普查员时依然积极报名,想要再为人普工作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人普工作开始后,与姚阿姨一组的另一个普查员生病了,姚阿姨便把她那份工作承接过来,一人完成了4个单元288户的普查任务,这个期间她从没叫苦叫累。“别看姚阿姨年纪是最大的,但学习能力特别强,手机录入系统她学得最快,录得最溜!”张军妹骄傲地说。

上海阿姨就是嗲

“嗲”除了撒娇的意思外,还表“好,优异”。集贤社区的这群上海阿姨们除了穿着嗲、装扮嗲外,做事也很“嗲”。

“有一户人家啊,我去了十几趟了,就是碰不到人,明明约好了时间,但家里总是没有人。有一次晚上11点终于被我等到了,他回家看到我在楼梯口,很惊讶,然后配合我做完了信息登记。从那以后,他在小区见到我都会跟我打招呼,逐渐就熟啦。”夏斯秀阿姨边笑边给大家讲在人普工作过程中遇到的趣事。

上海阿姨不仅说话嗲、做事方法嗲,手机用得更嗲。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全部采用电子录入系统,手机录入对于社区中很多年纪大的普查员来说是一项比较困难的事情,但是这却难不倒集贤社区的阿姨团。“我们手机用得蛮灵的,电子录入我们不怕,但是很多细节操作上还得继续学习,咱们得精益求精。呐,军妹就是我们的大专家。”房公兰阿姨说道。

说起每天的工作时,阿姨们脸上不见疲惫,满是欣喜。究其原因,除了因为想要为自己的家园做一份事情的热情外,还离不开家人的帮助。“我们每天早出晚归,家里啥事都不管了,回家跟老公发个嗲,老公就搞定一切啦!”许善珍阿姨笑着说道。

上海阿姨正能量

“起初我心里还犯嘀咕,但后来发现,阿姨们不仅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大量的人口排摸工作,还主动帮助年轻的普查员,特别是徐桂珠阿姨,特别正能量,尤其令我感动。”张军妹说道。

徐桂珠阿姨今年3月份从黄浦搬到洞泾集贤社区,作为黄浦区外滩街道老年协会理事的她,还是阳光之家的一名志愿者,到现在她还坚持每周回黄浦教残障儿童们唱歌、跳舞,她说:“我很多事情都可以不坚持,但这件事我一定要坚持做下去,因为孩子们在等着我。”就是这样一个正能量满满的上海阿姨,却在今年年初遭遇了一件大事,她的老伴突发脑梗,一时间她成了家庭的支柱。

有一次居委会指导员跟徐桂珠阿姨上门做入户登记,晚上9时半结束工作,就在大家准备下班回家时,看到一男子拄着拐仗颤颤巍巍从外面回来,徐阿姨搀过男子,向指导员介绍,“这是我爱人,前段时间中风了,现在在家静养。为了支持我的工作,他自己一个人在小区做康复练习。”她云淡风轻的几句话,却让指导员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说起做普查员的初衷,徐阿姨表示是社区的关爱感动了她。在徐阿姨老伴病时,集贤社区工作人员帮助徐阿姨找疗养机构、关心他们的生活,还主动安排营养餐送到徐阿姨家,给徐阿姨解决了大麻烦。徐阿姨说,“现在我把松江当成我的家,那我就要踏踏实实为这个家做点事情。”

阿姨团的阿姨们爱美又能干、精致也精细,她们用无私奉献的行动支持人口普查工作,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热爱松江这个“新家”。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