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高安一货车质量纠纷五年悬而未决成标志性案件

所谓“大吨小标”,就是大吨位的货车通过变型、改装等手段,降低车辆的标记装载质量,标注成小吨位车辆上牌入户。

“大吨小标”不仅偷逃了费用,缩短了道路的使用寿命,还加大了交通事故发生的几率,损害了公共交通安全。今年4月1日,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印发《全国安全生产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其中道路运输部分提到:严格落实治超“一超四罚”措施,深化“百吨王”专项整治,2022年基本消除货车非法改装、“大吨小标”等违法违规突出问题。

日前,江西省高安市商人徐兴武反映,他花费365万元购买10辆新货车,被鉴定出属于生产企业禁止生产、经销商禁止销售、不允许登记注册的不合格产品,存在“大吨小标”问题。相关部门虽然早在2015年就已介入调查,但5年过去了,问题货车仍然滞留在高安市小喻村停车场。

有专家告诉《法治日报》记者,徐兴武反映的“大吨小标”问题,与生产环节监管缺失、检测机构公然作弊、有关执法部门徇私枉法等漏洞相关。江西高安这起简单明了的货车质量纠纷,经过公安、法院、检察院、市场监督、纪委监委、扫黑办、巡视组等部门反复核查或判决,长达5年仍悬而未决,已经成全国整治“大吨小标”的一个标志性案件。

商人购买10辆问题货车诉讼接二连三被判败诉

高安市位于江西省城南昌西面约50公里,是一个县级市,该市拥有汽运物流企业1700多家,营运货车保有量近5万辆,被誉为“中国物流汽运之都”。

2015年3月25日,徐兴武以铜鼓县洪发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铜鼓洪发公司)的名义,与江西瑞菱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瑞菱公司)签订了3份汽车销售合同,约定销售10辆货车,总价365万元。

依约定,江西瑞菱公司垫付了车辆上户所需的购置税、附加费价格调节基金共计15.771万元,并将上述10辆车登记在江西省高安汽运集团洪瑞汽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安洪瑞公司)名下。

此后,徐兴武将购置的10辆货车租赁给广东云浮市润达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的罗旭文使用。

至此,这笔买卖业务可谓顺风顺水。让徐兴武始料未尽的是,罗旭文未按约定缴纳租金和首付款,他只好将10辆车从广东开回高安。

正当徐兴武准备将货车重新对外销售时,江西瑞菱公司于2015年11月10日将他和铜鼓洪发公司、高安洪瑞公司一并诉至高安市人民法院,要求共同支付所欠购车款260多万元。

庭审中,徐兴武指出10辆车均是江西瑞菱公司在今年6月之前注册登记的,其中赣CJ9669、赣CJ9662属国三标准货车,2014年12月11日上牌,并在今年5月29日转移登记徐兴武名下,存在以次充好,以二手车冒充新车销售,属于产品质量不合格。

法院审理认为,徐兴武没有出示产品质量检验机构的鉴定结论,故对其证据不予采信。

2016年9月18日,高安市法院作出(2015)高民二初字第894号判决:徐兴武、铜鼓洪发公司、高安洪瑞公司共同支付给购车款2022710元。

判决后,徐兴武等人没有上诉,而是在判决生效后提出申诉。2017年5月15日,经高安市法院院长提请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裁定再审。

徐兴武在庭审中提出,所购10辆车的车辆外廓尺寸与购车合同一致,却与车辆合格证所标注的不一致。申请对江西瑞菱公司交付的10辆货车是否合格进行鉴定。

法院审理后认为,因10辆车均是按双方签订的合同约定的标准进行改装,江西瑞菱公司起诉要求支付购车款,与车辆按合同约定改装后是否合格无关联性,故不同意徐兴武的鉴定申请。

《法治日报》记者仔细查看了江西瑞菱公司(甲方)与铜鼓洪发公司(乙方)签订的《汽车销售合同》,发现双方在第8条约定:乙方所订车辆货箱与合格证不符,乙方因为超载自己要求,甲方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但前后矛盾的是,双方在第1条已约定:质量标准,按制造厂标准。

2018年2月8日,铜鼓洪发公司、徐兴武、高安洪瑞公司以产品责任纠纷为由,起诉江西瑞菱公司、汽车生产商安徽华菱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华菱公司),要求返还购车款、赔偿损失。

诉讼中,徐兴武申请对涉案的赣CX0402等10辆车的注册登记进行证据保全,得到了法院的支持。出人意料的是,宜春公安局交警支队车管所2019年5月23日回函高安法院:根据《机动车查验工作规范(试行)》要求,查验影像资料保存两年,赣CX0402等10辆车在2014年和2015年办理注册查验,原影像资料已被覆盖,无法调取。

2019年6月18日,高安市法院对产品责任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铜鼓洪发公司、徐兴武、高安洪瑞公司的诉讼请求,对质量鉴定不予准许,理由为质量鉴定属于买卖合同审查范围。同年12月24日,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9月7日,《法治日报》记者电话联系高安市法院院长欧阳平安,采访铜鼓洪发公司、徐兴武、高安洪瑞公司在什么情况下,才能申请对涉案车辆进行产品质量鉴定?欧阳平安回复“在外开会,回去了解后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欧阳平安再无下文。

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专家胡功群认为,本案的系列纠纷均因“车辆是否合格”而引发,若车辆经鉴定为“合格”,徐兴武依合同约定应当支付余款;若经鉴定车辆“不合格”,且排除徐兴武改装的情况下,则应判定合同无效,由江西瑞菱公司返还购车预付款并赔偿相应损失。

“代检”行为事实清楚相关职能部门相互推诿

法律规定,货车注册登记查验中,车辆外廓尺寸必查,车子的重量整备质量必须过磅,侧后部防护装置必查,车身反光标识必查,公告与合格证技术参数必查,车管所检测交警必须对车辆技术参数进行拍照及录影传送上网至后台保存。

徐兴武告诉《法治日报》记者,他购买的赣 CX0402等10辆车的车辆技术参数不符合国家标准,依法不能通过注册登记的查验环节。其中,有两辆车属国三标准货车,这两辆新的国三车辆实际交付给徐兴武的登记证书,是二手车过户的套牌手续。按照工信部规定,当时已被国家命令禁止生产、销售。

然而,涉案的赣 CX0402等10辆“问题车”,是如何通过注册登记查验,最终获得登记手续的呢?

江西瑞菱公司负责人杨彬彬告诉《法治日报》记者,涉案的所有车辆上牌,都是徐兴武自己去上的,徐兴武到处举报,目的就是为了赖帐。“江西瑞菱公司作为销售商,没有对车辆进行任何改装,我愿意对自己说的话负法律责任。”

徐兴武说,货车销售商代为上户,是业内普遍通行的做法。他向《法治日报》记者提供了10辆车的GPS监控记录,显示只有赣CX0402、赣CX1087从厂家运至高安市后,活动轨迹一直在此。其他8辆活动轨迹均在广东省境内,直到9月、10月,所有车辆才分批回到高安市,至今停在高安市小喻村停车场。

徐兴武举报后,高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15年12月委托湖南省天罡司法鉴定中心(以下简称湖南天罡鉴定中心)对涉案10台车辆进行质量鉴定。随后,湖南天罡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书,确认涉案车辆为企业禁止生产、经销商禁止销售的车辆。

因该案案值较大,高安市场监管局案审委员会经集体讨论,以江西瑞菱公司涉嫌销售伪劣产品为由,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

高安市公安局于2016年3月8日受理。3天后,高安市公安局在没有否认湖南天罡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书的前提下,审查认为江西瑞菱公司无销售伪劣产品的主观犯罪故意,决定不予立案。

2016年6月3日,徐兴武又以生产者安徽华菱公司及销售者江西瑞菱公司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提出控告,但高安市公安局以上述两公司的行为“不属于犯罪行为”为由不予立案。

9月7日,《法治日报》记者电话联系案件查办警官陈均,询问江西瑞菱公司在什么情况下才算有销售伪劣产品的主观犯罪故意?江西瑞菱公司和安徽华菱公司销售不合格产品,在什么情况下属于犯罪行为?截至《法治日报》记者发稿时,陈均没有回应。

《法治日报》记者采访得知,湖南天罡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书后,安徽华菱公司派人到湖南省司法厅查阅,发现了湖南天罡鉴定中心鉴定执业范围,有机动车技术鉴定,无机动车产品质量鉴定。2017年6月,经安徽华菱公司举报,湖南天罡鉴定中心撤销其相关鉴定意见书。

此后,江西瑞菱公司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被媒体关注并报道。今年3月,江西省省长易炼红对此作出批示。高安市市场监管管理局重新委托委托上海华碧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华碧检测公司),对登记在高安洪瑞公司名下的10辆车进行质量鉴定。

上海华碧检测公司随后作出的鉴定报告提到,涉案车辆尺寸参数检查结果显示,检视车辆外观,确保车辆无任何加装改装部件,10辆涉案车辆整车长、宽、高各参数存在1-3项不合格,其中赣CX0361的长、宽、高参数均不合格。

10辆涉案车辆测量的栏板高度结果显示,除赣CJ9662、赣CJ9669两车外,其余8辆车栏板高度均不合格。

整备质量检测结果显示,现场检视车辆,确保车辆无加装改装部件,10辆涉案车辆整备质量均不合格。按照国家规定,车辆整备质量标准值与合格证参数“小于或等于500kg/差值百分比为3%”,各车合格证书数据为12400kg。不过,10辆涉案车辆均出现超重情形。其中,超重最少的是赣CJ9669,相比合格证书数据超3430kg,差值百分比27.66%;超重最多的是赣CX0460,相比合格证书数据超6895kg,差值百分比高达56.49%。10辆涉案车辆中,有6辆车超重50%以上。

鉴定报告还显示,10辆涉案车辆后防护水平距离,均被判定不合格。

对于上海华碧检测公司的鉴定报告,高安市货运汽车产业基地管委会副主任刘响进向《法治日报》记者提供了一份宜春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向高安市场监管局下达的《执法监督决定书》,大意是:你局在委托鉴定时,既没有立案,投诉人和被投诉人也没有协商一致情况不,因此由你局向鉴定机构出具委托书,由举报人自行选择鉴定机构并承担费用的鉴定方式不当。

北京律师肖东平认为,《执法监督决定书》援引的法律依据之一为《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程序暂行规定》。该规定第29条明确规定:为查明案情,需要对案件中专门事项进行检测、检验、检疫、鉴定的,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应当委托具有法定资质的机构进行;没有法定资质机构的,可以委托其他具备条件的机构进行。检测、检验、检疫、鉴定结果应当告知当事人。“高安市场监管局委托具有法定资质的上海华碧检测公司对登记在高安洪瑞公司名下的10辆车进行质量鉴定,符合法律规定。”

7月19日,高安洪瑞公司向宜春市车辆管理所提交《撤销车辆登记申请书》,申请对其名下的的赣CX0187等10辆货车进行撤销登记,理由是《机动车登记规定》第58条规定,以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取得机动车登记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收缴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撤销机动车登记。上述车辆属于不予办理登记的车辆,而江西瑞菱公司通过代检等欺骗手段获取注册登记,应依法对上述车辆进行撤销登记。

8月31日,宜春市车管所作出《不予受理撤消车辆登记行政许可告知书》,全面否认江西瑞菱公司通过代检等欺骗手段获取注册登记,认为“以上10辆车辆于2014年12月和2015年5月、6月份在宜春车管所办理注册登记,经核查,车辆检测和车辆查验记录表完整,档案内业务资料齐全,手续合法,符合《机动车登记规定》和相关工作规范要求”。

徐兴武表示不解:宜春车管所一年前回函高安法院时表示,赣 CX0402等10辆车的原影像资料已被覆盖,无法调取。一年后,宜春车管所是依据什么资料进行核查,从而得出“车辆检测和车辆查验记录表完整,档案内业务资料齐全,手续合法,符合《机动车登记规定》和相关工作规范要求”的结论呢?

与此同时,徐兴武向《法治日报》记者提供了一份《关于赣CX0187等10辆车辆整改处理情况的汇报》,其中写到:“1、车管所约谈该经销商(瑞菱公司)法人,暂停该公司注册业务,并要求企业自律,合法经营;2、对涉及违规检测的三家检测机构,将函告质监部门,并根据情节处予停止检测数据上传10至30天处罚。建议各检测机构对涉及人员根据公司管理职能做出处罚;3、车管所内部相关工作人员是否涉及违规、违纪、违法情形,建议由支队纪委、督察进行调查处理。”

9月7日,《法治日报》记者电话联系宜春市车管所所长漆建新,询问上海华碧检测公司作出鉴定报告后,车管所对此将如何处理?此外,上述10辆车均已注册登记上牌,徐兴武反映其中8辆车没有到达高安现场,请问是否属实?

漆建新没有正面回复,而是要《法治日报》记者和支队宣传部门对接。

据安徽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运书介绍,为了治理整顿生产环节的“大吨小标”,政府管理部门确实做出了多种努力。之所以这么多年没有得到根治,其中一条重要原因就是一道道政令、一条条标准法规没有得到真正、切实的贯彻落实。

深圳重拳出击“大吨小标”对市场乱象极具震慑作用

“大吨小标”的车辆,往往出现超载。事实上,大吨小标在业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业内人士告诉《法治日报》记者,按照法律规定,超重不允许上高速,一旦被查,不仅是交数倍的过路费,还可移交路政进行行政处罚,处罚幅度为1至3万元。此外,过路过桥费的征收也是按车辆核定吨位和车型来定的,吨位越低,类别就低,缴费相应就少。在巨大利益刺激下,“大吨小标”、超限超载成了大多数车主致富的“法宝”。

2019年5月21日,央视《焦点访谈》播出了“空车超载,轻卡不轻”节目,曝光了中国重汽、陕汽集团等汽车生产企业生产货车产品存在“大吨小标”问题。

次日,公安部下发《关于开展轻型货车检验登记集中排查工作的通知》,要求对载货汽车注册登记情况进行一次集中排查,对违规生产的“大吨小标”轻型货车一律由生产企业无条件收回、更换。

然而,仅仅过了5个月即10月10日晚上6点10分,江苏省无锡市一座高架桥突然倒塌,导致3辆轿车被压并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交通肇事货车限载65吨,实载却达187吨。

7月24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交通运输部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关于开展货车非法改装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决定自2020年7月至2021年5月组织开展货车非法改装专项整治工作。

高压之下,“大吨小标”上牌全面停止,高速公路劝返的案例比比皆是。2019年9月10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传出消息,该院依法起诉了一宗“大吨小标”案件。经法院判决,主犯最终获刑15年被罚700万元。

2017年1月17日,一辆自卸货车与其他车辆相撞,造成自卸货车驾驶员宁某死亡、车上另一名乘员受伤。经调查,肇事的自卸货车属于“大吨小标”车辆。经进一步调查和搜集证据,2017年4月,犯罪嫌疑人石某等12人被抓获。

经查明,被抓获的12人当中,包括深圳某汽车销售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多名员工、代理机动车上牌中介、汽车检测公司工作人员等。

在该团伙中,汽车销售公司员工负责涉案货车的销售,并委托专业师傅负责打磨、凿改、拓印涉案货车车架号,代理机动车上牌中介对外承诺并办理涉案货车的检测、上牌,汽车检测站工作人员帮助涉案货车通过检测。调查中还发现,有代理机动车上牌中介在有关部门个别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多次违规办理机动车辆查验,并贿赂有关部门工作人员。

在他们的违规操作之下,本应上黄牌的这些自卸货车,已售出的98辆中,有97辆成功上了蓝牌。

办案检察官表示,虽然涉案货车从形式上看具有合格证,但其合格证上记载的车辆参数与车辆本身的实际参数并不相符。经对涉案车辆的所有车型抽取样本,进行司法鉴定后发现,送检车辆均属于不合格产品。而根据刑法相关规定,销售伪劣产品罪包括多种情形,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就属其中一种。

经深圳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该汽车销售公司实际控制人石某,作为主犯,以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700万元;代理机动车上牌中介刘某,以销售伪劣产品罪、行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其余10人均以销售伪劣产品罪获刑。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郭泽强告诉《法治日报》记者,深圳市检察院查办的上述涉案车辆,和江西高安徐兴武所购车辆有很多相似之处,都具有‘大吨小标’的情形。“深圳市检察院的查处,对市场上这种乱象产生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并推动‘大吨小标’等违规车辆退出市场,还交通领域一个更安全的运营环境。”

《法治日报》记者采访得知,徐兴武在高安市公安局不予立案后,也曾向高安市检察院申请立案监督,但该院认为“控告安徽华菱公司、江西瑞菱公司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一案事实不清,证据有待查证,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11条之规定,建议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取证。”

11月6日,《法治日报》记者在高安市见到了徐兴武。徐兴武告诉《法治日报》记者,公安机关不仅没有对江西瑞菱公司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一案继续侦查取证,反而调查他是否存在涉黑、偷税等问题,疑似有人蓄意诬告,试图阻止他继续维权。

据高安市财政局印发的资料显示,2019年,该市汽运行业创税收超5亿元,占当地财政收入的14%。

7月24日,有地方媒体刊发《“物流汽运之都”江西高安货运乱相调查:出厂重卡疑集体换“薄皮”货厢过检上户》一文。对此,高安地方政府在一份内部汇报材料中写道:……此时再行报道该纠纷,特别是将高安货车过检上户一同报道,有绑架高安整个汽运产业、协助徐兴武恶意逃避债务之嫌,甚至妨碍司法公正。“经相关部门讨论核实,该报道材料来源单一,完全采信徐兴武个人,多有不实,严重诋毁和损害了高安汽运产业形象,其人居心叵测,幕后是否与徐兴武等利益相关人存在金钱交易行为,建议公安、纪检监察部门进行调查核实。”

本报将继续关注。

(原题为《江西高安一货车质量纠纷五年悬而未决成标志性案件》)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