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手机版
新闻 教育 体育 网络 综合

专访 | “失控”的凯文·凯利:我把青春献给你

来源:转载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9-14
摘要:原标题:专访 | “失控”的凯文·凯利:我把青春献给你 零售前沿社记者完成对凯文·凯利(人们更愿意昵

原标题:专访 | “失控”的凯文·凯利:我把青春献给你

专访 | “失控”的凯文·凯利:我把青春献给你


零售前沿社记者完成对凯文·凯利(人们更愿意昵称他KK)的采访后,走出酒店的一刹那,想到的就是标题的这句话,这本是冯小刚自传的标题,KK把青春献给了科技的进步和关于未来的预测。六十多岁的他依然精神矍铄,身形矫健,带着他的思想游走于未来与现实间。

采写/吴春辉

编辑/郭娟

9月,KK再次来到中国,参加行动教育举办的“预判——赢在下一个十年”主题论坛,也许,他都不能在短时间内算清自己到过中国多少次,但每次的到来,都会引发轰动。

专访 | “失控”的凯文·凯利:我把青春献给你

在中国互联网圈子里,有关他的称谓很多——“未来学家”、“互联网预言家”、“世界互联网教父”以及“硅谷精神之父”。某种“先知”的角色让KK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一部分人的“精神导师”,相信没有多少人能真正读懂KK三部曲背后的价值,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看懂自己,以及对未来趋势的顺势而为,就像他在《科技想要什么》中写到“科技让每个人都有机会明白自己的身份,更重要的是它可以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变成什么样的人。”

KK的表情包

也许你会发现,在KK所有的演讲中,永远是那么的言语平和,肢体动作舒展有力,透过圆框眼镜,眼神中看不出丝毫的疲倦和厌烦,身上穿的永远是黑色西装和蓝色衬衣,可以说,相对于另一些互联网大佬,KK并非拥有合格的表情包,甚至有些平淡,而思想上的“表情包”超过了多数人的理解。

关于KK,市面上有两种不同声音,依旧有人将其看做是互联网的精神教父,从他的言语中寻找未来的出路。还有一部分人认为KK早已褪去面纱,走下神坛,理由就是来华七年的演讲,KK基本上没有变化,还有人吐槽“KK老师的一套PPT,都用了一年了”。

其实这两种声音都无可厚非,只不过是从不同的角度来审视KK,有人希望按照KK的方法寻找未来,有人用KK新的观点来安慰孤独的灵魂。

2010年,KK首次来到中国演讲。这背后的邀请者是译言网和东西网的创始人赵嘉敏,他早年留学美国、并在硅谷工作7年,回国创业后,他希望成为中国的出版商和优质国外作者的中间人,而寻找之下,最合适的作品就是KK的《失控》。谁也没想到,这部写于1994年,用了528页的篇幅,从生物学的角度阐述了自己对科技、社会和经济问题的思考的巨著成为了当年的畅销书,为了把书引进来,赵嘉敏策划了KK中国行活动,其中创新工场CEO李开复、3G门户CEO张向东与KK的对话。

中国的读者被《失控》的描述所震惊,这本书最后成为中国读者了解互联网世界的教科书,直到现在,无数的希望进行互联网转型的中国传统企业家都将《失控》作为了解互联网的第一手资料。《连线》的原主编克里斯·安德森在《失控》出版的12年后,称“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最具智慧的一本书”。而也是因为KK对免费的理解,克里斯·安德森写成了日后的另一本畅销书《免费:商业的未来》。

此后,KK便在中国一发不可收拾,2012年与马化腾对话,他还与傅盛和王小川对话。

KK成为了中国互联网风向标式的人物,一时间风光无限。

然而,近几年,KK的演说现场少了大佬的身影,有人说“科技大佬不再请KK了,因为KK和七年前没什么两样。”

专访 | “失控”的凯文·凯利:我把青春献给你

KK依旧频繁到中国演讲,仅2016年就参加了12场活动。有报道说现在连微商都消费得起KK,甚至还有人把与KK对话的经历写在了名片里。

难道是KK真的没有了关注?或者演讲已经变成“走穴”行为?

在本次行动教育举办的论坛现场,在KK演讲完后的交流环节中,主办方改变了游戏规则,并没有继续选择让听众向KK提问,而是邀请KK向台下的2000多位企业家提问,KK沉思片刻,提出了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什么动力造成中国企业家现在工作如此努力,你们是什么目标?在你们的心目中,除了金钱,还有其他什么目标让你们充满了动力?”

从这个问题可以读出,KK十分想了解中国,了解中国企业家以及这个社会到底怎么变化。他不介意谁消费了他,他更希望消费他的同时能够传达他的思想,作为一个互联网思想的“布道者”,KK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虽然他热爱的科技与基督的传说并无瓜葛,KK传播他的思想,他的理论,如果这些能对推动互联网科技的发展就已经足够了,就像传教士一样每天在传递耶稣的福音,简单而又深刻。

被消费的“预言家”

本次来华,KK的演讲题目依旧是关于未来,12个关键词在《必然》一书中早已拆封。

有人称KK为“预言帝”——他能有探知未来的能力,例如1984年,KK提出了“网络国度”的概念,1987年,KK通过“即时通讯”技术革命,提出人类社会开始由物质主导转为信息主导,1989年,KK提出,在虚拟现实中,世界是无边界的,是共享的,而那个时候,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万维网。这预判从现在看早已成真,于是KK的“预言”能力让科技浪潮的到来有了一丝“娱乐”的味道。

但是KK从来就不承认自己是所谓的预言家,他说,“我只是讲一个大的趋势,未来几十年中的大的趋势到底是什么。而不是说我讲最终产品或者最终的目的地,我认为这一个运动,是一种动态,未来大的趋势,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未来向同一个方向发展,这就是趋势,并不是说某一款产品将会出现,或者某一个企业将会成功,我不做这样的预测,我只是讲总体未来的方向。”

专访 | “失控”的凯文·凯利:我把青春献给你

就像他在《必然》封皮上写道:这些力量并非命运,而是轨迹,它们提供的并不是我们将要去往何方的预测,只是告诉我们,在不远大的将来,我们会向哪些方向前行,必然而然。

谈到未来的趋势以及科技浪潮中的科技变革,KK经常会说这句话“你没有迟到”,这是一句鸡汤式的鼓励,但是在“一个流动的动词世界”远没有“迟到”一说,关键在于能够、愿意置身其中,在迷茫中寻找方向。

《逻辑思维》的创始人罗振宇曾写过一本书,名字就叫《迷茫时代的明白人》按照罗振宇的观点,各个时代又有着当时的迷茫,“于迷茫之中我们该怎样才能活的明白。”才是要追求的答案。

责任编辑:李 强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Copyright © 2016 市场周刊杂志社 版权所有 苏ICP备16032334号 市场周刊新媒体中心(南京科创大道9号 电话:52003123)邮箱:1660189483@qq.com  

电脑版 | 移动版